南極有顆蛋。

【維勇】玻璃糖花02(寫手精分試煉7題)

【YOI/維勇】玻璃糖花02


※寫手精分試煉:

1、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2、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3、甜文,以「那之後他們再也沒見過彼此」結尾。
4、虐文,以「他們擁抱接吻」結尾。
5、清水文,包含「他們合為了一體」這句話。
6、肉文,包含「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這句話。
7、以此為例,任意甜題虐寫虐題甜寫。發文請打tag!


※標題詐欺系列,玻璃糖花只是想要表達這系列是外表看似玻璃時則是糖、外表看似糖實則是玻璃(。

※03-04,以緩速填坑坑坑,篇幅都滿小的。
(好吧我承認我是從書堆中摸出來寫文章的,後天就要考期中啦啊啊。゚ヽ(゚´Д`)ノ゚。)

※完全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04 Tag:WWII,德軍,猶太人,毒氣。

介意者請繞道離開_(:3 」∠ )_

※玻璃糖花系列:01

※所有一切都歸功於愛。





3、甜文,以「那之後他們再也沒見過彼此」結尾。
「勝生勇利!你有種就不要再進到客廳!最好一直待在你那愚蠢的房間裡!」
「好啊!那你也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離開客廳!」

在那之後他們再也沒有見過彼此。


──直到三分鐘後,兩人無法忍受沒有彼此的下午,哭成一團、抱在一起互相道歉,才讓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彷彿方才的爭吵都僅是種錯覺。


(尤里:如果這是吵架的話我也可以跳出4A了。)



4、虐文,以「他們擁抱接吻」結尾。

他們不斷地在彼此的臉上、唇上、頸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親吻。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只能化為一聲嘆息嚥入自己的喉間。

現在,時間不多了,連說句話都是浪費。


「維克多,吶,維克多。」他終究是擠出了話語,聲音顫抖破碎,染上點點淚光,「為什麼你在哭?」

「在說些什麼呢,勇利。」維克多捧起他的臉頰,在上頭一次又一次的細吻,彷彿用著嘴唇確認他的臉龐輪廓,手指不可察覺地微微顫抖,「你不也在哭嗎?」

「真是。」他嘆息,勾起無奈的微笑,「我是在哭,你也在哭。這像什麼話,兩個大男人哭得像什麼一樣。」

維克多對此忍不住笑出聲來,他也是。

兩人的笑聲低低地在黑暗的地下室傳開、迴盪,最終回到他們的耳裡,聽起來絕望又冰冷。


勇利用手指摩娑他的臉頰,輕聲地說,「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看的臉,如果能夠在其他地方生活的話,肯定很多女孩子會願意為你生孩子的。」

「就算要生,我也希望是勇利生下我的孩子喔。」維克多抓起他的手指,細細親吻著。細長好看的手指早已因長期的折磨虐待而變得沾滿血漬及痂塊,「真正可惜的是勇利的手啊,這麼好看的手如果能夠隨著音樂起舞擺動,肯定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一幕吧。」


勇利回扣了維克多的手,用力地抱緊維克多。他深吸一口氣,對方的味道即使在這種壅擠狹小、陰暗潮濕的地方仍是那麼好聞。

不過、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他抬頭看向設於地下室房間角落的奇怪噴口,瞥了一眼周遭牆壁的慘況。


──一個又一個飽受痛苦的抓痕和掌印烙於牆面上,無聲地尖叫哭喊、無望地掙扎著尋找出口。


「維克多,」勇利收緊了擁抱對方的雙手,「我啊,真的很高興可以遇見你,然後愛上你。我非常非常的幸福。」

「我知道。」維克多說,埋在勇利的頸肩輕聲地說,「我也是,我太感謝那晚我喝了酒,要不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敢向你搭話吧。感謝那瓶酒讓我遇上了你,愛上你。」


現在開始,施放毒氣。

自頭頂傳來的聲音冰冷僵硬,但是他們不在乎,一點也不

「我愛你,維克多。」他說,房間角落發出了不祥的嘶嘶聲,越來越大的噪音讓他心跳越來越快,指尖血液逆流般的冰冷。

「我也是哦,我愛你,勇利。」他說,牽起了對方的右手,在那原先圈著金色指環的手指落下親吻。眼前開始發暈,呼吸感到難受而窒息。

在恍惚之間,勇利好像看到了以前的事。

維克多把瀏海往上梳,身上是合身的西裝,領帶因為酒精讓身子悶熱而被鬆開。他手上拿著僅剩一點酒液的玻璃杯,微醺卻又緊張地對站在櫃台裡的他微笑。

『你好,可以請你再幫我調一杯Eros嗎?我非常喜歡你的調酒──』


他們緊緊地擁抱對方,並且親吻彼此。

──直到所有的生命和愛都捻熄於殘酷的理念之下,世界歸於寂靜冰冷的黑暗裡。




TBC.


-

如果我可以掌握世界上所有知識的流動的話,我應該二話不說讓物理化學從此消失於世上(。

04原本是想寫在花滑界出櫃、卻不被認同的兩人被世界分開。但我也不知道為何變成這樣,我不知道啊。


一定是因為物理化學的關係啦,一定是啦。都是物化讓我想寫這種設定的東西啦。(老師:你夠了喔





   
评论
热度(15)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