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維勇】無題


※最近出的雜誌圖梗,教練的髮線無論多高我都愛他。(腦粉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維勇平淡again。
※感謝他們而讓我和你們相遇。



「我真他媽受夠你們了!!」金髮的少年大聲咆哮著,染著怒火的聲音迴盪在觀眾逐漸離去的冰場中。
結束表演滑後,留在冰場上的選手們聽到聲音紛紛好奇的轉過頭來 ,發現是男單金牌及銀牌(以及他的教練)之間的吵吵鬧鬧後,習以為常的轉回頭。
沒事,沒事,一家三口的小吵小鬧,大夥們繼續。

「尤里奧別這樣說,」身上還穿著和維克多同款樣式的表演服。黑髮的滑冰選手拿著花束向尤里招招手,另外一隻手則是指向場邊的攝影師們,「攝影師希望我們三個一同合照……」
「看來尤里奧除了滑冰以外,還有粉絲服務精神也需要好好加強呢,」若無其事的掛在學生身上的維克多將手摸上了勇利的腰,接著沿著線條、往上滑到肩膀,將他的大手搭上對方的肩,「我已經想好姿勢了哦!我和勇利互摟,然後尤里奧來我們中間!就這樣決定了!」

決定個屁。
看著銀髮男人看似性騷擾的動作,被性騷擾對象卻毫不害羞,甚至自動把手扣在維克多腰上,尤里突然覺得他想把腳上穿的冰鞋拔下,狠狠地砸在這對毫不害臊的情侶臉上,看能不能刮掉一點明顯太厚的臉皮。

「尤里奧過來嘛!」
但看起來是不能。

「要拍自己去拍照!」聽到師兄那種噁心到開花的聲音,原先不佳的心情火上加油。他直接滑去場邊,忽視背後不斷呼喚他的聲音,撿起剛剛表演滑有人不太識相地扔下的小玩偶——那玩偶照著他的樣子,做得維妙維肖。國家隊外套上的字樣圖騰甚至是一針一針縫上的——轉身往那對笨蛋情侶高速滑去,在他們尚未反應過來時,將玩偶往勇利懷裡一塞。

「拿去!」尤里粗魯的把玩偶塞入勇利懷中,確保不會掉下後,轉身向攝影師大吼,「這樣就好了吧!?我要走了!」
留下兩個傻愣在原地的成年人,尤里迅速的朝另外一端滑走——昏暗的場地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從身上的衣服判斷,應該是朝往某位哈撒克選手的方向。

「尤里奧真的交到朋友了。」看著已經遠去的尤里,勇利手上抱著玩偶,忍不住感嘆。想當初金髮少年與他初遇時的氣場是那麼的銳利,如今雖多少有些屬於年少的熱血狂妄,但當中仍是有些不太一樣的。
「是呢。」維克多摟緊了旁邊的人,並沒有多大的興趣盯著師弟的去向。
「但勇利也別忘了這邊喔,好好看鏡頭,攝影師已經等很久了。」
「是是,知道了。」他忍不住笑出聲。對著鏡頭擺好姿勢、露出微笑,隨後感受到臉側有東西暖暖地貼上,是維克多的臉頰。

「雖然這次很可惜不是金牌,」他的教練保持著笑容,對面的攝影師手上的相機不斷閃爍。維克多低聲呢喃,「但我相信勇利一定會得到金牌的,對嗎?」

勇利忍著想轉過頭,看向對方的衝動,僅是摟緊手上的尤里小娃娃。
「當然,」他說,紅褐色雙眼閃爍著堅定的光彩,嘴角往上勾起。「我一定會從維克多手上奪得金牌的。」

我們將會在同一片冰場起舞,將對世界展現我們從彼此身上獲得而得以圓滿的靈魂。

而那正是,被我們稱之為的,冰上的一切。





--

最近要忙好多事情,作業啦、報告啦。大三了還要忙著準備補習,覺得和高中時期是不太一樣的忙。

雖然手上有幾份存稿都有架構了,但是沒什麼時間去把當中的骨肉(?)填好填滿。
我很喜歡這部作品、很喜歡裡面的所有人、很喜歡維勇,我想就算已經沒什麼時間創作,仍然會嘗試擠出一點時間,一點一滴的慢慢寫。
當然我也因為這部作品認識了很多很棒的人,因為你們而讓我每天都過得很快樂。

謝謝你們。

※我真的,超討厭,物化的作業。
※耶排版完畢!

2017-02-28
/  标签: YOI维勇
   
评论
热度(55)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