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長評】:富士山下,向陽花開

獻給 @Ritataataaa  太太,以及其文:《富士山下,向陽花開》。
雖然是長評可是比較像是幼稚園心得文,總、總之表白太太嗚嗚。゚ヽ(゚´Д`)ノ゚。

從此我的祖國的民族象徵的山下,怒放著你的祖國的國花。
從此我最愛的山下,怒放著你最愛的花。

富士山下,向陽花開。

                                           ———摘自《富士山下,向陽花開》



首先請讓我說個故事。

在高中時期曾聽過一個笑話:
一個人詢問另外一個有孩子的人,「你會擔心你的女兒帶男朋友回來嗎?」
「不會,」那個人搖搖頭,在那人錯愕的眼光下補充了一句,「比起擔心她帶回男朋友,我更怕她帶回來的是女朋友。」

朋友曾經以這個故事旁敲側擊的試探思想一向自由開放的母親,最後她的母親只是顧左右而言他,最後以一句「我要開車了,先別跟我說話」結束話題,並沒有直接回答她。
後來朋友被她的女友甩了,哭得稀哩嘩啦,打電話給我給其他人哭訴。最後居然被巨大的悲傷壓垮,直接衝去跟父母猝不及防的出櫃,啜泣的說我被一個很喜歡的女孩子給甩了。

朋友的父母很溫柔,好好的安慰她了。

「妳只是錯以為那是愛,」她的父親捏了捏她的手,很溫柔的拍拍她,「妳只是在那樣的環境下以為妳喜歡女孩子,妳見過更大的世面後就不會這麼想了。」

她哭了,不知道心裡疼的到底是因為在父母的溫言下逐漸放下戀人的執著的疼痛,還是——最終、她的父母仍不明白她到底投入多少於這份感情,最終以「妳還小,妳不明白」做為感情的句點。

啊,你說那個朋友怎麼了嗎?
我想她現在過得挺滋潤的?正好好的享受著她的大學生活吧。

你覺得這個故事如何?
在這個打著自由戀愛旗號的時代,愛上跟自己相同性別的人仍會被父母認為是胡鬧。而人們雖說可以接受同性戀的存在,卻不希望同性戀是自己的孩子。

那麼,在自由風行以前的年代呢?
在那樣的年代,同性戀是犯罪、是萬惡、是令人做噁的。
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結束後迎來的不只是和平,還有談判桌上的針鋒相對。


*
而在如此沈悶束縛的年代,維克多跟勇利相愛了。
在維克多一次無心的舉動,讓勇利不自覺的開始追逐維克多,接著成為日本國內最年輕的外交王牌,最後在談判桌見到他的救命恩人,他追了好長一段時間的人。
而維克多一開始並沒有認出勇利(正如原著設定),在認出勇利是那年他在北京所救的少年後表達出高度興趣,甚至宣言要成為他的老師,讓他成為最優秀的外交官。

不是在蘇聯、也不是在日本,在一個沒有多少人認識他們的地方,悄悄地開始了一段佐以嚴肅談判、學習外交手段的愛情故事。
以向陽花、無意間真情流露的情詩為兩人曖昧的情感捻了道開口,淌出當中如蜜般香甜的愛戀。
我非常喜歡這邊勇利驚覺自己無意間告白的舉動後,近乎崩潰的逃跑狂奔,最後被維克多抓住的場景。

最開心的事情是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
最難過的事情是這個世界不喜歡你們在一起。
想必那時候,兩人既是開心、又是痛苦吧。


*
30篇中開了2次車,雖然作者說只是破車但覺得非常可口。而在第一次開車時我居然覺得心痛。
為什麼呢,明明是那麼相愛著彼此的啊。他們愛的那麼用力,相扣的手指明明已經用力到蒼白,勇利卻無法笑著對摯友說,維克多跟我是戀人呢。
他們沒辦法,明明是拿著生命去愛對方。卻只能在早晨含著眼淚、隱著呻吟去觸碰彼此。
因為太多原因,他們兩無法在手上戴著戒指,因而作成項鍊戴在頸上。而我會想像他們在做愛的時候,光裸的身子只剩成對的戒指晃晃地掛在頸子,在昏暗的光中閃著微弱的光芒。
只有在兩人肌膚相親、擁抱對方的時候,他們的愛才能夠展現在彼此眼前。

那正像是偷情一樣。
明明他們愛著對方,卻只能像是在昏暗中閃爍微光的戒指一樣,悄悄的、隱忍的談著戀愛。

而不只是因為那年代反同,兩人背後代表的國家甚至在國際上是互相敵對的,這使得這段愛情顯得更加艱難危險,無論他們身旁的人們如何勸告他們總該放手以免惹上麻煩甚至殺身之禍,他們卻是緊握彼此的手,嘗試突破如此絕望的現況。
感謝上帝他們沒有放棄彼此。


*
最後他們十分有默契的以假死逃出國家,好好的在瑞士以生命相伴。雖然那段我看的心驚膽戰,這可是拿生命作為籌碼。一不小心就會全部賠進去,誰也沒辦法活下來。
但我想如果在他倆面前如此錯愕的話,他們大概會笑了笑。
「反正無論生死,我都會和他一起。」

*
作者挑選一個非常生硬的題材作為這篇文章的主軸,外交談判以及歷史。
老實說我的歷史早已徹底的還給老師了,但在閱讀時卻能感受到兩國談判中的硝煙味、火藥味,下一秒引爆都不奇怪的緊繃感。
甚至在那樣束縛自由的年代裡,描述一段美好卻不受認可的愛情,該閃爍著鮮紅熱情的愛在反同、敵對的國與國關係中顯得蒼白受縛,但兩人仍不打算放手,緊抱對方直到希望來臨。

這樣的故事存在於一個過去的年代,在想像畫面的時候老像是從古老的電視中觀看一部電影似的,有點灰濛濛的、有點古舊的。我先自主懺悔,其實一開始看文章的時候,因為文章裡面的走向讓我有點擔心會埋不少刀子,看得我很害怕(對不起我實在是一個不太能承擔BE的雷貨),不斷祈禱他們可以有個美好結局。

縱使全文有股抹不去的悲傷色彩,最後仍是迎來了快樂的結局。兩人在瑞士開間小旅館,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曾經的光榮和名聲全部埋藏在泛黃的報紙、人們健忘的回憶中,但那無所謂,最終他們成為了一對普通的愛侶,不再因為那些因素痛苦掙扎,甚至為了彼此的生命安全必須得將所有回憶銷毀。
從現在開始他們可以再次創造回憶,普通而快樂的。
這樣很好,或該說,這樣就好。

這是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
但其實他們僅是一對渴望能夠相隨彼此到老的伴侶,如同其他人一樣。

我不會強求大家去觀看這篇讓我看完後久久無法平靜情緒的文章,但是我得說。
在如此真實殘忍的世界裡,最後維克多和勇利可以相擁彼此露出笑容,真是、太好了。

謝謝作者寫出這麼美好的文章以及最棒的結局,拙筆無法寫出這篇的百分之一好,真心推薦去看看!



富士山下,向陽花開。

你的笑顏燦爛地綻於我心上。



20170220.  




   
评论
热度(7)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