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維勇】玻璃糖花(寫手精分試煉7題)

【YOI/維勇】玻璃糖花

※寫手精分試煉:
1、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2、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3、甜文,以「那之後他們再也沒見過彼此」結尾。
4、虐文,以「他們擁抱接吻」結尾。
5、清水文,包含「他們合為了一體」這句話。
6、肉文,包含「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這句話。
7、以此為例,任意甜題虐寫虐題甜寫。發文請打tag!

※標題詐欺系列,玻璃糖花只是想要表達這系列是外表看似玻璃時則是糖、外表看似糖實則是玻璃(。

※只寫了一、二題,剩下的題目找時間寫完。

※完全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因他們而讓我見證到何謂愛,謝謝他們。




-1.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維克多‧尼基弗洛夫已經死了。金髮的俄羅斯少年抬臉大聲說著,那像是宣示什麼似的,銳利而囂張的,臉上掛著不屑的表情。而他僅僅只是微笑,走上前,掐住對方的臉。靜靜地凝視可愛的師弟的藍色瞳孔──也許他沒有想像中冷靜?平時總能隨著音樂劃出節奏的手指正因用力過度而微微地顫抖著。


「聽好了,尤里。」他說,勾起了公式微笑,笑得完美卻又冰冷。那正是一種反射,為了應付他人而生成的一種動作,不用多花心思就將他的笑容擺弄得無懈可擊。「維克多‧尼基弗洛夫的確是已經死了,」右手無名指上的金色指環因為晨曦映照而閃閃發光,他忍不住瞇起眼──接著重新綻出笑容,笑得溫暖而燦爛。彷彿方才的冰冷壓迫全是一場不切實際的想像,「然而相對的,『維克多』復活了。」


他知道,他當然知道。

維克多‧尼基弗洛夫已經死了。那個屢次在冰上創造奇蹟的冰上傳奇已經死去,美麗而優雅的冰雕逐漸崩解,他已睜開雙眼重新認識這溫暖的世界。


接下來,他將會是「維克多」

並且,他將以這個嶄新卻又懷念的身分,去愛著勝生勇利。



2.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那是個,誰都不說出口的話,就可以一直持續著的關係。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曾經有誰對這樣的關係下了個定論。
但無論是維克多還是他,都很清楚。

朋友以上?戀人以下?

其實什麼都不是,最後只得尷尬的沉浮在兩者關係上下之間。


他們會牽起對方的手放入自己的大衣口袋中,在裏頭悄悄十指緊扣。
他們會親吻彼此,然後對視而笑。
誰也沒有拿下金色戒指,但是誰也沒有試圖打破現在膠著黏膩的狀態。


請問你們是情侶嗎?
「不,不是。」維克多是這樣說的。
請問你們是戀人嗎?
「不是的,我們只是教練和選手的普通關係。」勝生勇利如此回答。

他們向來是有默契的。

無論是完美的雙人滑,還是否認彼此更進一步的關係的訪問上,或者是對於那個詞彙閉而不談。

愛是一個一旦說出口就會開始腐爛的東西,所以如果誰也不說的話,就可以像是從未開封過的糖果一樣,不用擔心被空氣腐蝕或是被螞蟻啃食殆盡。


克里斯盯著他們兩個,然後搖了搖頭。「抱歉,勇利。也許這比我和你想像中的還難。」克里斯站起身,綠色的眼眸掃過坐在他對面的兩名選手,帶點同情卻又無可奈何的語氣,「維克多,你如果覺得這樣也可以的話,不會後悔的話,就這樣下去吧。」
他們呆了半晌,直到克里斯離開酒吧還沒有反應過來。「別理他,勇利。」維克多清了清喉嚨,「他只是喝太多了。」
真的只是喝太多嗎?勇利看著桌上根本喝不到半杯的調酒,心想克里斯並不是個容易醉的人。突然想起三人到酒吧喝酒的理由是什麼,而他又是為了什麼向克里斯求助。

「我去找克里斯。」勇利站了起來,「他忘記拿他的大衣了。」他比向酒吧掛著不少大衣的衣架,裡面有一件明顯花俏卻又不失品味的大衣正掛在裏頭。
「好,路上小心。」
「嗯。」正要踏出去,黑髮的日本選手突然又停在桌邊。維克多投以困惑的眼神,而勇利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咬了咬嘴唇後轉過頭,「維克多。那個,回家後我有事想要告訴你。」
「嗯?難道想告訴我關於你的短曲音樂又有新的點子了嗎?」
「不是那個,」黑髮青年搖了搖頭,「是更重要的事情。」


原來有比比賽還要重要的事情嗎?當勇利想要帶給他什麼驚喜的時候,眼底總是閃閃發亮的讓人無法轉移目光。而這次當然也不意外,紅酒色的瞳孔正閃爍著某種難以言喻的光芒。維克多拿起高腳杯啜了一口調酒後勾起微笑,托腮,「那麼,我會好好的在這裡等你哦,趕快回來。」
「好。」接著他可愛的選手就拎著克里斯的大衣離開酒吧。

維克多在那之後並沒有等到勇利的歸來。

大雪紛飛,行車視線不良。

明明好好遵守著交通法規,卻無法避免他人的行車失誤。
鮮紅而暖和的血融化了冰冷的雪,但是卻又在極度低溫下迅速結凍成血塊。即使在第一時間叫來了救護車,也因為天氣過度惡劣而無法及時抵達醫院。

太多太多的理由糾纏成一塊複雜而令人眩暈的東西,梗在他的心口。

「我知道你現在不想看到我,維克多。」他一直以來的競爭對手站在他的公寓門外,嘆口氣,「我真的很抱歉。」
「就算道歉勇利也不會回來了。」
「是。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不知道勇利對這個世界、對他的世界、對他,有多麼重要。
你永遠不會知道。

「......」門外的瑞士人僅是沉默,「那麼,也請你聽聽勇利最後說的話吧,拜託你了。那是他交付給我,希望你可以聽到的話。」

克里斯用著帶點瑞士腔調的英文輕聲碎語,雖然無法模仿日本人那拗口彆扭的英文,但是他仍是好好地將當時躺在他懷中,口裡含滿血的、希望他轉達給維克多的話語,好好地告訴維克多了。
最後的最後,綴於所有愛戀的話句之後,是一聲俄羅斯語的愛稱。

他曾經聽過日本人不善於親口說出愛,但是在輕呼那個愛稱的同時,恍惚間克里斯聽到了在那愛稱之後所代表的意涵。
克里斯無法忘記勇利是如何喊出的,而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模仿那樣的語氣。
原諒他的無能為力吧。

當維克多猛地打開門的時候,他曾經的摯友已經不在門前,只留下一束藍色的玫瑰花,上頭只有一張寫著「Витя」的米黃色紙卡,旁邊貼著一個便利貼,上頭像是克里斯的字跡。

『這是勇利在你們家樓下預約的花束。』
『現在,我把這束花捧上來給你了,代替勇利。』
『你好好保重,維克多。』

他拾起花束,緊緊的抱在胸前。「我答應你啊,勇利。」成年的俄羅斯人哽咽著,碎小的淚滴與藍色花瓣上的水滴融在一塊,「我答應啊.....」
所以你回來我身旁,好不好?

一直以來率先突破膠著現況,都是總能為他帶來驚喜和快樂,他的學生,他的勇利。
維克多以為是他帶領著勇利重新認識世界,然而其實打從一開始,是勇利拉著他的手,不斷的往前邁進。
他們只是害怕關係的改變一旦說出口就會迅速變質。

他們只是在「愛」這個關卡迷了路而已。

時間卻不允許他們在這個關卡多花點時間接受──不對,其實是時間給予他們機會,而他們從未去珍惜罷了。

而當勝生勇利鼓起勇氣,想要突破關卡,時間卻殘忍地收回所有機會。

他們其實都知道的,不是嗎?
就算不拆封糖果,包裝裏頭的成分仍然會因為有效期限的到來而敗腐。

最後,只得成為無法入口的存在,任由自己捶胸頓足的心痛。



TBC.



-
來聊個天!太久沒發文了很多地方都覺得生澀XDD

因為自己追蹤的太太發文說自己的風格如何,然後我就也開始跟朋友討論這件事情。
前幾天我想大家應該都爆炸了,關於靈魂伴侶這件事情,官方承認他倆的關係,很多人都很高興可以從官方得到一個名分,我看到當下當然也是化作天邊的煙火 (X

我喜歡的愛情觀是「我在茫茫人海裡尋找,驀然回首,而你在那對我微笑。」
有點夢幻和過度理想的專一論,所以對我而言靈魂伴侶這種說法真是太戳我的內心了。我很喜歡官方給他們這樣的身分。


在02所敘說的是一種擔心愛情磨損、害怕受傷的愛情觀。
愛很美好,這是當然的。但是並不是說出愛就可以讓世界因此蒙上一層光亮。有的時候,說出愛的同時,你也得負擔起責任。
愛並不是一個人的,是兩個人的。如果你選擇了一個對象,就算並無打算結婚,在交往的期間仍得把那人的感受放入考慮項目之中,必須要懂得兩個人一同承擔愛這個責任。

那很沉重,可能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彼此的束縛。
不想要束縛彼此的兩人決定不說出愛,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一切。


「愛是一個一旦說出口就會開始腐爛的東西。」
這句話是心之友告訴我的!有稍微修改一下。
聽說是一部作品裡的敘述,我很喜歡。因此就引入文章裏頭。


謝謝你看到這邊,元宵節快樂。


   
评论(4)
热度(44)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