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維勇】Desired

【YOI/維勇】Desired


※人生第一篇肉文就這樣,獻給了YOI(遮臉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等等,有R18還算是平淡嗎嗚嗚)

※九話後妄想。

※為美好的他們獻上最真誠的祝福。



1. 
我渴求你。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所有的。
你的話語是甘甜如水,澆灌在我乾涸的靈魂。
你的體溫是灼燙如陽,烙印於我冰冷的軀幹。

我所愛的人,請在我放手讓你回歸你該前去的歸屬前,請愛著我、比任何人都……。



2. 
半夜的機場車流明顯減少,這個時間點實在是難以招攬計程車。
勇利撥了通計程車公司的電話,對方以有禮的腔調表示離那兒最近的計程車至少需要五分鐘才能抵達機場門口。
兩人互看一眼後,只好在門口外乾站著等待車子的到來。


機場外人們零零散散準備歸家,冬季的冷風刮得勇利忍不住往圍巾裡縮。透著眼鏡,勇利偷偷的看向身旁的人。
他們之間彌漫著一股莫名的沈默,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僅僅是十指交扣著並肩站在一塊。


「……我記得真利姐會開車?」勇利咳了聲,為這沈默捻道開口,「怎麼沒看到真利姐來接機?」
維克多轉過頭來、有點疲憊的對他笑了笑。看來長時間的候機讓他有點吃不消,「我是自己搭計程車過來的。」
「欸?可是我不是沒有告訴你們、我搭何時的班機嗎?」頂多在出發前發訊息說自己已經到達機場,卻沒有多加交代自己搭的是哪次航班。勇利原先甚至打算自己打車回去。
「這不是很好猜嗎?」他的愛人微笑,側身給他一個親吻,「在轉播上,勝生選手可是一結束表演滑就抓著行李奔出體育館了呢。想也知道肯定是最近的班機囉?勇利也真是的,太小看我了。」

不知道該對維克多猜透他的班機時間、還是對維克多在公眾場合親吻他的動作表達意見時,他們等候許久的計程車從不遠處緩緩駛來。




*
維克多打開車門後讓勇利先坐進去,行李則是已經交由計程車司機放入後座行李箱。維克多確認對方坐好後才跟著一腳踩入車內,彎身坐進,關上車門。


勇利想說些什麼的,但原先空蕩蕩的右手突然被某人的手指點了點掌心,在上頭畫顆簡單的愛心。隨後五指滑入指間的縫隙、再度恢復成方才在機場門口,十指交扣的狀態。


好溫暖。他想。


「勇利,我看到了喔。」維克多往他那裡靠過去,空著的那隻手輕輕的壓了他的頭讓勇利傾身靠在自己肩上。「自由滑。」
「……嗯。」勇利眨眨眼,又是一個字也說不出的狀態。只能收緊了緊緊交扣的手,最後乾癟的擠出一句話,「……對不起,滑出那麼難看的自由滑。」


計程車緩緩開上高速公路,鵝黃色的路燈在不低的車速下一格格的透入車窗。他嗅著熟悉的味道,還有掌中柔軟的溫度。


「別道歉,勇利。」維克多輕輕的說著,像是裹著輕柔雪泡一樣的話語,維克多的聲音低沉醉人,溢滿溫柔以及歉意,「該道歉的是我,明明勇利對我說過『留在我身旁、不要離開』,我還是走了……」

「不、不對,」勇利搖頭,不該是讓維克多道歉,「維克多,我希望你可以去找馬卡欽。那時我認為對你而言那才是最好的。」
「是這樣嗎?勇利真是貼心的人。」維克多的臉頰輕輕貼上勇利的髮旋,「勇利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他揉了揉勇利的手指,從食指到小指,再從小指輕揉到食指。


心中像是被灌下什麼神奇的藥一樣,明明方才一句話也說不出。維克多的指尖在揉著他的指腹時,內心突然湧出好多好多話想說。


「……尤里奧的表演好厲害啊。」
「嗯。我有看到,把跳躍全部排在後頭了呢,雅科夫應該也快嚇死了。」
「……JJ真的好強。」
「嗯。」這倒是沒什麼印象。
「尤里奧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塞給我豬排飯口味的皮羅什基,說是要給我的生日禮物。」
「然後呢?」
「……很好吃。」
「這樣啊,下次叫尤里奧做多一點也讓我嘗嘗吧?」
「……我在滑自由滑的時候,一直在想維克多。」
「嗯。」
「……一開始失誤真的讓我好慌。可是後來想到維克多在或不在,這個節目難度都是一樣的……勉強算是、重新振作起來了。」
「勇利真的好堅強呢。」他抓起勇利的手,輕而細碎的親吻著他的選手每個指尖,「我的學生變得好堅強,是世界上最棒的學生。」
「……可是還是好累,這是最累的一次。」勇利忍不住往維克多那裡蹭了幾下,聲音有點哽咽。
「我知道,我知道。」維克多說,垂下眼,「勇利,辛苦你了。下次我不會離開你了。」
他忍住眼淚落下的衝動,僅是哽咽的嗯了一聲。



3. 
勇利拿著枕頭,站在維克多的房間門前。內心萬分掙扎,不知道該不該敲門。


「勇利?」結果房間主人的聲音從旁邊出現,維克多拿著馬克杯站在走廊,看起來是剛漱洗結束。「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呃、呃,嗯。」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脫口就是一連串意義不明的嘟囔。果然還是算了吧,想跟維克多一起睡這種要求還是想想就好。
像是看穿勇利心中的小劇場一樣,維克多僅是輕輕一笑,「勇利想和我一起睡嗎?可以喔。」
「欸?」
「好了、快點進來吧,時間也晚了。」維克多拉開拉門,招手示意。「今天的勇利特別努力所以跟我一起睡覺!」
「原來跟你一起睡是獎勵嗎……」被邀請的勇利只好拎著枕頭走進去,隨手替維克多拉上拉門,「那就、打擾了。」
他瞥到馬卡欽已經窩在旁邊酣睡,看來手術對於牠而言也是十分疲倦。勇利慢慢爬上維克多的床,找個合適的位置和角度後放下自己的枕頭,長吁一口氣後躺了下來。


身後的床沿突然凹陷,是維克多。
他鑽進棉被裡面,熟門熟路的找到勇利的腰。一雙手便這樣環著他,維克多親了親勇利的耳,頭靠在他的頸後。帶著溫度的吐息淺淺的撲上他的後頸,「晚安,勇利。」
「晚安,維克多。」
他低頭捏了捏那雙白皙的大手。背後傳來的體溫、還有被擁抱的感覺讓他很舒服。

老實說他還不太想睡。沒有維克多在的比賽比他想像中還要吃力、疲倦,但此時和他的身體成反比似的,莫名的清醒、甚至毫無睡意。


勇利小心翼翼的轉過身,盡可能不驚擾到維克多。當他轉過去的時候,維克多仍然閉著眼,淺淺的呼吸著。
看來是沒有吵醒他。勇利在心底鬆了一口氣。


世錦賽五連霸、大獎賽決賽冠軍五連勝,人稱冰上傳奇的維克多·尼基弗羅夫,此時此刻正躺在他的身邊、他的眼前,靜靜的睡著。與髮色相同的長長睫毛隨著呼吸微微顫動,勇利緩緩抬起手,輕輕的觸碰對方的銀色劉海。在劉海底下的眉毛和另外一邊呈現完美的對稱。指上的觸感滑順,維克多對於保養這件事總是花了不少心力。
他放下劉海,轉而輕觸那好看形狀的眉毛,隨著線條勾勒、抵達耳畔。接著緩緩的隨臉龐向下滑去,直到下巴。往上一轉、用著拇指緩緩蹭著那總是勾著迷人笑容的唇角,那雙嘴唇總在親吻他的時候顯得灼燙醉人。


『在退役前,』他說,盡可能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而顯得脆弱,『我就交給你了。』

維克多微愣住。隨後拉起他的手,啾的一聲——明明是那麼輕微的聲響卻在腦海裡無限放大——『真像是求婚呢。』
接著緊抱住他,輕聲的在他的耳邊低語,『……勇利要是能夠一直不退役的話,就好了呢。』
那可不行,他必須要把這麼美麗的人交還世界。接著迎來自己的競技生涯最高峰後的疾速下墜,在最美的時刻消失於燈光之下。


『……一起拿下金牌吧?』
在機場時他忍不住落淚,而再次回想的當下他仍是眼眶泛起熱度,鼻子微微發酸,不自覺的哽了一聲。


維克多是那麼的完美迷人,勇利停下觸碰維克多的動作,指尖停留於對方的唇畔。
這一切、這讓人沉醉的一切,在結束大獎賽決賽的瞬間,他將會把這全部,還予世界。無論奪金與否,他都會——


「——勇利。」
於是那雙理應因熟睡而抿起的薄唇掀開,勾起好看的微笑。
他還來不及反應,維克多已經抓住他的手,細細咬著他的手指。湛藍的雙眼裝滿笑意,那雙眼不知道為什麼總能在夜裡閃爍著微光。

「還不打算睡嗎?還是勇利有其他的計劃呢……?」故意拉長了結尾的音調,像是暗示些什麼的調情。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吵醒你的……」他結巴的道歉,在聽到維克多的話後更是滿臉通紅,「維克多也很想睡了吧……?」
「被小豬這樣一摸就不怎麼想睡了。」維克多翻起身,雙手壓著勇利的手,把人罩於他的身下,「勇利呢?不睡嗎?」
「我睡不著……」
「這樣啊,」維克多笑了,轉而將手壓在勇利的頭的兩側。故意壓低身子、靠近對方的耳邊,「勇利知道嗎?觸碰嘴唇有性暗示的意思哦。所以我可以當作勇利在邀請我嗎?」
「欸?」他忍不住發出困惑的聲音,微微的偏頭想要看向維克多。而維克多像是早料到他的反應一樣,低低的笑出聲。
「請問睡不著的勝生先生,我是不是能夠回應你的邀請呢?」維克多低語,輕輕的啃咬勇利的耳朵,房間的溫度正上升著,曖昧緩慢又稠膩的延展至房內所有地方。

「……」

久得不可思議的沈默讓維克多稍微的冒了點冷汗,難道這次的玩笑開太大了?果然還是讓疲倦的勇利好好休息會比較好?
正當他開始思考如何將這曖昧過度的氣氛冷卻為適合睡眠的氛圍時,他的選手開口了。

「……回應我,維克多。」黑髮青年如此說著,雙手纏上了他的頸子。

「——愛我。」

如果維克多可以看到的話,在無限魅惑下的語句吐出的同時,那雙紅褐色的眼瞳中,覆滿了模糊不清的水光。

如果這是最後的時光、最後的擁抱、所有一切的最後。
請讓我自私的、不知足的、貪婪的,渴求你的愛吧。



4.
>新年開車大吉:D<
>二號車<


5. 
勇利看著右手無名指上套著的戒指,像是在哭一樣的微笑。


一點點也好,抱著這樣的想法,最後還是輸給自己,希望能夠在維克多的生命裡留下一點痕跡。
就快要了。他抬起手親吻戒指,忍住眼淚。
已經快要把維克多還回去了,時間已經到頭了。
無論是維克多、還是他的競技生涯,都該為此做個結尾。


「——勇利,」才剛從浴室出來的男人擦著正滴落水滴的銀髮,坐在他面前。「你說想要談談,是想說些什麼呢?」


他放下手機,盡可能不著痕跡的深呼吸一口氣。握緊了手,勇利緩緩吐氣。接著抬起頭來,照著演練無數次的表情以及語氣,他微笑著說了。


「維克多,我——」


我愛你。


如同愛著滑冰、愛著冰上的所有。

而最終,這些愛戀、這些渴望、這些不捨——所有的全部,都必須結束。


本來就該是如此。




Fin.

-

請允許我先自我爆炸一下。


283xi45jio435u9wjdyu23hu1i2u8

結果我真的寫出來了!!
我真的寫出來了!!!!!!我真的對勇利(略)了!!!(不是你
除夕夜!我對勝生勇利出手了!!!

(寫完後整個混亂邪惡)
(去廁所面壁五分鐘)

──desire故意用過去式,是想表示就算再怎麼渴望你(維克多、滑冰),那都是過去了。
而現在,你該走了。

是這樣的意思。


雖然感覺好像是滿常見到的梗,但是還是很想描寫那時候的勇利呢。
看EP09都會覺得機場那邊又虐又甜。

 維克多跟勇利都可以為了彼此奉上自己的全世界,維克多獻上的世界裡面有維克多‧尼基弗羅夫的一切;但是,勇利所獻上的全世界,卻沒有勝生勇利這個人。 
(但維克多最想要的就是勝生勇利啊)

兩個人之間的價值觀差曾經讓我很緊張結局會不會分手,幸好沒有,感謝官方讓他們兩個最後一起在場上競技。



另外,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會翻車了。我朋友幫我看完稿子,我還問她我直接PO全文會不會翻車,結果她說。


「不會吧。除了前(逼──)以外,其他地方其實還滿清水的?」

啊,是這樣嗎...(:3



總之,雖然是初次下廚,煮得非常難吃的肉,還是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謝謝大家上一篇的紅心!祝新年快樂:D!



※其實我是用我妹的筆電貼文的,驚覺會留下閱讀紀錄後嚇得趕快回去刪掉紀錄。(Google文件) 

※然後修改文字時我妹也在旁邊──她在玩暖暖,應該是不會看到我在幹嘛


※翻車一次後覺得難過


2017-01-28
/  标签: YOI维勇
8
   
评论(8)
热度(70)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