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YOI/維勇】聖誕願望

【YOI/維勇】聖誕願望

※維洽生日快樂!!!!(拉開拉炮)
※文筆小學生,自我滿足平淡向。
※OOC,真的很OOC。
※私設:兩人比完GPF後還沒回去俄羅斯,先回去日本。
※為他們的幸福、愛、浪漫,獻上我所有的眼淚和祝福。



他曾經如此許願過。

「神啊...哦,或該說是、聖誕老人。」
「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話。我願意這輩子只許下這個願望。」

「請給我──」

1.
俄羅斯的聖誕節和其他國家的聖誕節日期是不一樣的,所以當他第一次參加GPF、看著街上的人們歡天喜地的唱著不知名的小曲,店家們紛紛掛上紅綠相間的裝飾,他是既困惑又好奇。

這是聖誕節?可是應該還沒到吧。


「吶吶,雅科夫。」他拉了拉身旁教練的大衣,指著這樣熱鬧的街景,「他們在慶祝什麼?」
「哦,」雅科夫接過小販正發送的熱酒,淺酌一口,「他們在慶祝聖誕節,再過幾天就要聖誕節。他們的聖誕節是12/25。跟我們不一樣。」
「12/25?那不就跟我生日是同天了!」

想起今天不少人發訊息Tag他並送上祝福,湖水藍的雙眼眨呀眨的,滿滿期待又興奮,「那麼聖誕老人會不會因為我是壽星的關係、送我一份特別的大獎呢!」
聽到此話的雅科夫差點嗆到,「咳,如果你明天可以好好的演出短節目,不搞事情的話,我想聖誕老人應該會送的。」他把小紙杯扔進旁邊的垃圾桶,看向周遭店家的藍眼微瞇,似乎是在打著什麼主意。
「雅科夫你在說些什麼呢,聖誕老人又不是雅科夫,絕對不會因為我改變跳躍結構就不送我禮物的哦!」
「聖誕老人不喜歡不聽話的小孩。」雅科夫粗聲粗氣的說。
為了保證自家徒弟明天的安分,他如此說道,「如果好好的按照編排的話,聖誕老人也可以給生日禮物。」
「欸──」那雙藍色眼睛轉了轉,手指輕點著嘴唇,像是在想些什麼。

隔天早上,維克多起床的時候,床頭多了兩份禮物。
「Amazing!」少年開心的抱著禮物,愛心嘴將他的喜悅一覽無遺。


──但維克多還是改變了跳躍結構。


「我想要回饋給聖誕老人驚喜!」銀髮少年笑嘻嘻地說著。

雅科夫氣死了。



2.
手機上的數字顯示現在是12/24 23:48。
不斷亮起的屏幕是來自各界的生日祝賀,但他現在並不想理會這些訊息。


再過不久就要在年齡上再添一劃的銀髮男子坐在長椅上,面無表情地看著細雪自灰色天空飄下。俄羅斯還不到慶祝聖誕節的時候,所以街上尚未著上聖誕節熱鬧的顏色。


馬卡欽坐在他旁邊,維克多低頭,發現自家愛犬頭上不知不覺積了點薄雪。


他笑了笑,輕輕拍掉上頭的雪。
「馬卡欽,」他抱起貴賓,將頭埋入那溫暖的毛堆中,「聽說生日許願的話,就會實現喔。」
馬卡欽只是歪歪頭,濕呼呼的舌頭舔上主人的臉龐。


「等等就是我的生日了,」維克多抬起頭,抱緊愛犬,「如果我許願的話,是不是就會實現呢。」
「而且也是聖誕節喔──雖然不是我們的聖誕節。不過這個時候的聖誕老人應該也是忙著到處送大家的禮物吧?」


維克多微微瞇起雙眼。

「可是啊,馬卡欽。」
「我雖然很高興可以收到禮物,但是.....」
「我知道我還缺什麼,」他捏了捏自己的左胸口,那裏有心臟跳動著。明明如此卻時常感到空洞,「那是不是聖誕老人無法送的呢?」


──12/24 23:59。


「吶,馬卡欽。」
「如果聖誕老人存在的話,他能不能看在我生日跟聖誕節同一天的份上......」
「送給我,『愛』呢?」


──12/25 00:00。


教堂的鐘聲突然響起,維克多被嚇得從椅子上微微跳起,隨後又坐回去。當鐘敲完最後一下,他終於想起該是時候回去了。

「時間有點晚了呢,馬卡欽。」他拍拍馬卡欽的頭,看向天空,雪不知何時已經停了。
像是突然從夢裡清醒一樣,維克多晃了晃頭,忍不住嘲諷方才自己幼稚的言論,如果愛這種東西可以送的話,他就不會這麼苦惱了吧?


「我們回去吧。」


3.
如果、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話。
──拜託您了,請實現我的願望。

他是如此祈求著。


4.
「──克多?維克多?你還好嗎?」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維克多終於回過神來。他的日本戀人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怎麼了嗎?勇利。」他搖搖頭讓自己清醒點,拉開微笑。
「還在說怎麼了,剛剛還在聊著天呢。怎麼突然就恍了神?是太累了嗎?」


勇利拿起手機,上面的時間是12/24 23:45。


維克多在今天早上的時候突然說希望勇利陪他度過24號和25號的交界點,說是希望可以在生日當天第一個看到的人是勇利。
身為運動員的兩人其實平時在這個時間早就上床睡覺,好的睡眠可是體力的基礎。
但是壽星的要求怎麼能不答應。於是當夜晚降臨的時候,勇利提著一袋橘子和一個枕頭來到維克多的寢室。
為了度過今晚,他們決定聊天提神。


但是聊著聊著,勇利發現對方原本還會托著下巴,隨口的回應或是展開新話題,漸漸地變得沉默,藍色雙眼彷彿失了焦般看著手上剝好的橘子。


「啊,沒事哦,我還很清醒。」像是要證明似的,他眨眨那雙湖水藍的眼。隨手往勇利口中塞了一瓣橘子。
「是、是嗎?」勇利咬住遞過來的橘子,再次瞥向手機。


──12/24 23:48。


「勇利,你想好何時要來俄羅斯了嗎?」維克多又剝了一顆橘子,在日本這段期間,原本不太會剝橘子的他早已熟能生巧,還可以投餵戀人。
「我接下來還有全日錦,所以可能比完賽才能過去吧。」勇利接過一顆被剝乾淨的橘子,開始一瓣一瓣一的吃起,「真的很不可思議呢,一年前的我絕對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他看向無名指上的金色戒指,忍不住傻傻地笑出聲。

一年前,他還為他失誤頻繁的GPF陷入絕望,開始對自己的出路感到迷茫。而現在、現在,他將會和眼前的人繼續他的冰上生涯,展開新的、充滿愛的,那冰上的一切。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哦,維克多心想。在這之前,他從未想過居然會和誰走在一起,並如此的深愛對方。
那年他望著細雪,思考著他到底還能如何創造出嶄新的心情、嶄新的愛。他原本以為他連真正的愛都忘記了,連自己有沒有愛都不清楚。

但在那年晚宴,黑髮青年滿溢著醉意,那雙覆上水氣的酒紅色瞳孔閃閃發亮的望著他。

「Be my coach,Victor.」

他咯咯笑著,撲面而來的酒氣代表此人並不在清醒狀態。
明明就只是一句醉語,可以笑而置之,讓它隨著空氣蒸發的一句話。

但即使如此,那句話拋出的剎那,維克多心中突然被某種溫暖的情緒填滿。就算只有那瞬間也好,但那時他真的感受到了,他的心臟怦然加速。

實現了、肯定是實現了。

當維克多剝完最後一顆橘子,勇利的手機突然響起熟悉的旋律。是前些日子表演賽中他們的曲目,伴我身旁不要離開。


──12:25 00:00。


「生日快樂,維克多。」勇利迅速的關掉手機鈴聲,抬頭衝著銀髮男人暖暖一笑。
「謝謝你,勇利。你是第一個跟我說的人呢。」他側過身在對方臉上貼上一吻,低低地笑了。
「你不就是因為想要這樣才把我拉來跟你熬夜嗎?」勇利忍不住笑了,回吻對方的臉頰。

「維克多不許願嗎?」從旁邊端出準備很久的蛋糕,勇利替他插上了蠟燭、並點燃上頭的燭火。兩簇小小的火光在微暗的室內帶來溫暖。


其實也不用許願了呢,維克多忍不住笑出來,想起了那年的願望。
他呼的一聲吹熄了蠟燭。勇利則是驚恐的表示許願望也許太快了?維克多你真的有許願嗎?

他挪過身子,將對方抱入懷裡,用下巴蹭蹭對方柔軟的髮頂。

「許願嗎?」維克多閉上眼,淺淺的笑了,「那個啊,早就已經實現了呢。」



他曾經如此許願過。

「神啊、或該說,聖誕老人?」

「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話。這將是我一生、唯一的願望。」

「請給我──」

請給我,「愛」吧。


——如今,終於實現了。

感謝上帝這份贈禮。
能夠遇見你,就是我這輩子、最棒的禮物。





fin.

在這邊再一次祝維克多生日快樂!!28歲了哦!!(麥克風式大喊)

在今天早上睡醒的時候收到簡訊通知,OST寄到啦!這是今年最棒的聖誕禮物!也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ㄎ一ㄤ」的意思,若要解釋的話大概就是EP10、勇利在ED的那段熱舞吧(爆笑
或是為某件事情陷入一種半瘋的狀態。

我昨天ㄎㄧㄤ到抓著朋友上遊戲,然後在12/25 00:00的時候開世界廣大喊「維洽生日快樂!要幸福一輩子喔!」

(其實現在我還在ㄎㄧㄤ)

※說馬卡欽聖誕快樂的就是我親友,他主推是馬卡欽
※認出來我是誰的人可以低調認親喔(ㄛ

接著不到幾分鐘馬上被朋友敲密語:「這位太太你也太喪心病狂。」
我只是很普通的表達對維克多的喜愛啊,你怎麼可以說我喪心病狂呢(゚∀。)


重看好幾次EP12後,我還是很想說一句。

──你能夠遇見勇利,真是太好了呢,維克多。

那肯定是上帝送給你最好的禮物,讓你懂得愛、還有生命。
希望你可以因為這份禮物,過得更好、更幸福。


就算動畫完結了,你們的生命和愛也將繼續走下去。
願你們可以伴著彼此,直到永遠。


謝謝你看到這邊。



※剛剛上FB才發現...全日錦..12/24...就結束了.....OTZ ...26號還有gala..
※俄羅斯國內賽跟全日錦完★美★撞★期,所以就笑笑看過吧..OTZ
※還有我又做死的用手機校稿...大半夜的又從床上彈起來開電腦重新調整排版...(強迫症的發作

2016-12-25
/  标签: YOI维勇
4
   
评论(4)
热度(65)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