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維勇】螢幕上的你

【YOI/維勇】螢幕上的你

※標上維勇但其實還好,「我」並非維勇任何一方

※標題文青實際上念作「如何當個花滑迷妹」(夠了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實際上也算是記錄今年看大獎賽的情況

※為他們的浪漫和對花滑的愛獻上祝福。


1.
我第一次在電視上見到他的時候,是在高三那年。

那時候的我念書念到累了,打開電視想看個動畫排解對數學的惱怒和絕望,結果不小心坐到遙控器,無意間壓到了某個電視臺的頻道。


那是運動台,正在轉播運動賽事。螢幕上的人在冰上正做出一個又一個優美卻又不失俐落的旋轉、跳躍。
我瞥了一眼右邊的賽事名稱,花式滑冰大獎賽日本站男子組長曲。


我對於花式滑冰只有非常淺略的印象,那個印象還是來自小時候看過的動畫,內容是描述女子單人滑冰。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子滑冰,卻出乎意料的吸引我。
當我思考是要繼續看下去,還是關掉電視去看書——你知道的,備考生的時間總是特別寶貴,學校的氣氛仿佛考生不該浪費一分一秒,否則都該判死刑——他出場了。


東方人特徵的黑色頭髮、還有第一眼以為是淺棕、仔細看其實是紅棕色的雙眼。
還沒徹底脫離稚氣的臉龐有點緊張,攝影機拉近的時候可以看到他深呼吸好幾次。
勝生勇利,屏幕上的中文翻譯如此寫著。他穿著一襲白色為底、右半身淺淺染上天藍的衣服,波浪而大方的荷葉邊剪裁讓我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是清純。


音樂開始了,而他也睜開雙眼,露出柔軟的微笑,腳下的冰刀緩緩滑出軌跡。


我想我被他吸引了。
才會愣著看完他整場演出,然後結束的瞬間立刻打開手機輸入他的名字。


勝生勇利,21歲。
日本特別強化花滑選手,特徵是獨特的步法和節奏感,但是表現不太穩定。目前最好的成績是去年大獎賽在日本站獲得的第二名。


我不懂花滑,但是在方才的演出中我看到勝生幾個跳躍,手碰到冰了。
在成績出來那瞬間,我應該沒有看錯,他眼眶泛紅。
啊,哭了。


對他的印象就這樣描繪成型。隨後大考來臨、我埋頭於準備考試,逐漸把這人的事情壓在心底,也沒有繼續深入理解花滑這項運動。
但總是有些東西沒那麼容易忘記,比如說他表演時的笑容。


還有那時候掉下的眼淚。
是不是個很愛哭的人呢?


2.

第二次看到他的時候,我已經大二了。


某天在學校餐廳裡吃飯的時候,抬頭起來剛好看到電視臺正在採訪他。
啊,是勝生。
我夾起一塊肉放進碗裡。高三時的回憶浮現,一個愛哭的青年。
採訪內容不外乎是他進入大獎賽決賽的感想,沒想到過了兩年居然進入決賽嗎?
勝生雖然有點靦腆,但是仍然難掩興奮的神情,說著他很高興可以進入決賽諸此類的話。對話公式客套但還是看的出來他已經開心到講話有點結巴。


我滑開手機,查詢決賽的日期,還有網路直播的時間。
這次我有時間看比賽了,對吧?


*
決賽的那天,組員臨時出包。必須要趕緊處理不然報告可能會開天窗。
我記得今天,我記得勝生的比賽,但即使如此還是有點勉強,當我點開直播網的時候,在場上的人並不是那個黑髮的青年。金髮的表演者做出一次完美的跳躍。
我抖著手、在刷滿「克里斯這個3A漂亮!」讚美聲的直播聊天室中敲出了問句。


『請問、勝生的長曲結束了嗎?』
過沒多久有人回應了。


『早就結束了喔,現在是克里斯。』
結束了啊……當我正想問勝生的表現時,有人補上了一句。


『不過勝生這次大爆炸啊,短曲排行第五,方才的長曲跳躍成功率也不是很高。』
『可能會墊底吧……這好像是他第一次進入GPF是不是?』
『真可惜,23歲才進入GPF,但成績也不是說很好。』
『狀況不好啊,難道是受傷了?不知道會不會退役……之前幾站不是表現不錯嗎?』
『23歲了呢……』
『克里斯成績出來了!目前排行第一。』
『刷新個人成績了耶!好厲害!』


聊天室一片恭喜克里斯的言論,而此時心情複雜、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看下去的我瞥到下面的觀看人數突然從寥寥可數的三百人暴增到一千、快兩千人。


兩千人了。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我一臉茫然地看著突然大幅跳著『來了!Vic!』『維洽!加油!』的聊天室,看到幾句刷過眼簾。

『話說克里斯的成績有可能壓過Vic嗎?』
『怎麼可能,』我仿佛可以聽見這個人嗤之以鼻的聲音,『除非Vic全miss……』


『不然誰也別想拉下他。』


司儀念出了那個人的名字,居然還有點激動和興奮。

與此同時、銀髮男人滑入了場內,他原先垂下眼簾,接著抬頭、拉起帥氣的微笑,張開雙手接受觀眾們的歡呼。


維克多‧尼基弗羅夫。


直播台的主播開始簡略介紹這人至今可稱作傳奇的滑冰生涯,今年打算挑戰大獎賽決賽五連霸,短曲部分得分早已狠狠輾壓其他人,如果長曲不出什麼大問題,本次冠軍仍然輕鬆入囊。


表演開始了。


伴我身旁、不要離開。

他無聲地說著。對著攝影機,伸出手。湖藍色的雙眼裝滿憂傷,擔心被拋下似的。


技術精湛,每個動作就像是呼吸空氣一樣簡單。

簡直是被花滑之神所眷顧的人,有人在聊天室留下這句話。


而我突然梗住,他的表演固然完美、但似乎缺了點什麼。

可我說不出所以然。


──你是對誰伸出手?你又是對誰如此懇求他的留下?


我關掉了直播台。



3.

第三次見到他的時候,並不是在任何八卦新聞的報導,也不是在運動台的轉播。是Youtube自動挑選的影片。


『【勝生勇利】維克多自由滑 滑見【伴我身旁不要離開】』


「……什麼東西?」我擦著還沒乾的頭髮,一臉困惑的點開影片。

在等待讀取的時候,突然想到距離上次大獎賽決賽不過半年,勝生他還好嗎?後來我上日本的新聞網查閱關於他的後續新聞,在那之後的比賽成績似乎不是很好,甚至可以用「跌落谷底的最差勁狀態」來形容。

關於他是否退役的猜測越來越大聲,甚至有人已經認定他要退役了。

真的要退役嗎……我正這麼想著的時候,影片開始了。


影片並沒有音樂。我皺了皺眉,先暫停影片,接著用另外一個程式播放音樂。

背景是非常普通的冰場,站在冰上的人雖然有點發福跡象、但是仍然看得出來是他。


勝生勇利。


沒有穿著任何華麗的表演服,而是非常普通的長袖上衣和黑色運動褲。


他低垂著頭,接著微微抬起頭,露出了憂傷的表情。

我覺得我內心中似乎有哪塊被擊中。


伴我身旁,他輕聲呢喃著,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


他對著某個方向伸出手,露出了淺淺一笑。


不要離開,留在我身旁。


零失誤的表演,流暢的動作。每一次的跳躍都輕巧的點在節奏上。

跟維克多的表演幾乎一模一樣,但似乎有哪裡是截然不同的。


影片結束,音樂已經切到下一首歌。

我把影片進度條拉回最一開始,重新觀看。


就是這個吧。讓我梗在心中、那個小小的芥蒂和違和感。

一定就是這個。


其實我對於運動賽事其實不怎麼熱衷,就算對於勝生有著不小的興趣,卻也只是偶爾關心的程度。

只是在那之後我把勝生的滑見影片列入我的最愛,時不時拿出來看。


今年的我已經進入大三,學業正繁重。

刷著社群網站的時候,看到有人發布新一季動畫新番的列表。隨手點進去看看十月有什麼值得期待的新番,有一格動畫名字映入眼簾。


那是一部花滑動畫,非常少見的題材──甚至算是動畫歷史以來第一部男子花滑動畫。

我看了所有的PV。裡面的腳色帥氣而且莫名的有點煽情,不少人覺得應該又是打著運動番名義、實則賣油賣腐的動畫,有人表達出明顯的期待、有人觀望,有人則是不看好。


我想了一會,打開Line的好友群組。

『我很期待十月的那個花滑新番,你們要不要跟我一起看?』



4.

第四次看到他的時候,又是在直播網上。


我拿著關於跳躍的筆記,坐在電腦前盯著倒數播放時間的直播頻道。

那部花滑動畫大受好評,甚至引起眾多迴響。每出一集就是一次社群網站的當機,小論文、尖叫串、劇透,各式各樣的評論在網路上爆炸。而我也沉浸在那情感渲染力強大的劇情,不自覺的開始科普關於花滑的知識。


關於跳躍、關於旋轉。

關於花滑的所有一切,我開始嘗試去了解。


而當我某天像是每日必做任務一樣,到處搜刮各種關於劇情、人物個性的小論文的時候,手機上閃過一則訊息。

『動畫裡正在大獎賽,實際上現實的大獎賽也要開始了喔,歡迎大家一起來看看:D!』


我腦內突然浮現那個黑髮青年。

那個去年慘遭滑鐵盧,被大家認為準備退役的人。


今年他也會參加嗎?


結果是肯定的,是在中國站初次出賽,就是今天。

我甚至翻到某則新聞,讓我嚇得不自覺把手機摔在地上,半年前的新聞我居然現在才看到。


維克多‧尼基弗羅夫,一年前強勢取下大獎賽決賽冠軍的男人。不參與本賽季。而是成為了勝生勇利的教練。


*

「那新聞是騙人的吧……」我喃喃自語,直播開始了。

賽程安排第一個是男子短曲。而勝生是第一組的最後一個。


選手們從棚內走出,準備六分鐘練習,而此時鏡頭帶到選手身上。


我看到了他。

還有他。


黑髮的青年拿下冰刀上的刀套,交給穿著褐色大衣的銀髮男子。

那頭銀髮和藍色雙眼,的確是維克多。

不過這次的他身上並非演出服,而是低調的西裝。


旁邊的聊天室炸開了。

『那是Vic對吧!!!!!!!!!』

『對你沒看錯!!的確是維洽!!』

『我還以為是假新聞,結果他真的當勝生的教練??』


勝生踩上冰場,繞著場邊開始練習。

接著拉下日本代表的黑色運動外套拉鍊,露出裡面的黑色表演服。

看到那瞬間我不自覺的「哇哦」一聲。


完全貼身的剪裁,包覆右側身的是網狀半透布料,隱約可以看到肌色,甚至還延伸到腿側。胸前和腹部鑲著幾塊銀光的金屬,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腰間綴著一塊外黑裡紅的布料,隨著勝生的動作不時隨風掀起。


這,跟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完全互相衝突了。

『哇勝生這套也太性感……』

『跟他以往的表演服還有路線完全走反方向。』

『我記得這套好像是Vic在少年組的表演服耶,我有看錯嗎?』

『沒有看錯,的確就是這件。是向他的教練致敬嗎?』


主播介紹完前面幾個選手後開始介紹勝生勇利,特別提到他上個賽季的慘況,還有這個賽季最讓人跌破眼鏡的開端──維克多空降成為他的教練,這次的演出似乎和以往的表演方向截然不同,讓人十分期待。


六分鐘練習結束了。


*

當他貼上維克多的額頭的時候,聊天室小小的激動。

看來維克多就算不在冰場上,仍然擁有不小的人氣。


他滑進了冰場,站好定位,閉上眼。

音樂開始播放,熱情的、艷麗的前奏。

他睜開眼,像是要誘惑人般煽情的撫過上半身,接著轉頭看向鏡頭。


──勾起一個充滿魅力的微笑。


我從椅子上摔下。


5.

隔天的直播算是第五次見到他,這次我拉上了我的朋友。

被我推入花滑動畫坑,目前正值中毒時期。而既然落了一坑就不怕掉第二坑,被我無良的拉來看現實的大獎賽。


「來看看啦!動畫看不夠的話,還有現實的大獎賽耶!」我大聲說著,難掩興奮,「裡面有個我很喜歡的選手!你看了絕對不會失望!」


「等等,現實也在大獎賽嗎?」她愣了一會,接著伸出手,「求網址,想看。」


計畫通。我暗自笑開懷,把網址傳給她。


『你是推哪個啊?』她傳來訊息。

『勝生勇利,』我回應,『日本男子花滑代表。』

『何時出場?』

『第二組,而且是壓軸。因為他昨天短曲第一名。』

『這麼厲害……啊這個選手是誰啊,好可愛。』

『季光虹,是中國的選手,我也滿喜歡他的,十七歲可愛的年紀。』

『真年輕。』


在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中,第一組的表演全部結束。接著第二組準備上場六分鐘練習。


當我看到面色慘白的勝生時,忍不住笑出來了。

是擔憂的笑。


『你剛剛說你喜歡的選手是哪個?』

『黑髮的……啊他摔了,就是剛才摔倒的那個選手。』

『他看起來狀態不太好耶。』


連第一次來看花滑比賽的同學都覺得他的狀況不太好了,可見情況肯定很糟糕。

直播台的主播也忍不住說,勝生狀況好像不太好,方才練習的跳躍沒有一次成功。旁邊的聊天室則是開始討論勝生是不是太緊張。


我不自覺在畫面中尋找那個銀髮的男人,他站在教練區。鏡頭畢竟集中在選手身上,只有偶爾幾個畫面會帶到他那邊,而且非常模糊。


維克多的姿勢,看起來十分游刃有餘。


*

倒數第二個選手是俄羅斯的波波維奇,暱稱為波波。聽說跟維克多是同師門。


同學看了他的表演後傳了好幾個「23333333」過來,看來是波波的衣服逗笑她了。

旁邊的聊天室也開始討論昨天的煙燻妝到今天是發生什麼事情,下詛咒的巫婆、再來是王子形象嗎?


終於輪到勝生上場了。鏡頭轉到他的時候,眼眶泛紅。維克多的頭撇向另外一邊,方才的游刃有餘此時蕩然無存。

兩人之間的距離感就算不用明說也可以明顯感受到。


「?」怎麼了?怎麼回事?

我突然有點慌張。

我腦中浮起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掉下的眼淚。

難道會像那時候一樣嗎?


勝生準備進場,鏡頭拉近。他從維克多手中的貴賓狗衛生紙盒抽一張衛生紙,擤了擤鼻涕後,沒有把衛生紙團好好地放到對方手上,而是往旁邊,手一放──維克多連忙去接起,卻被勝生戳了髮旋。然後輕拍他的頭,轉身滑入場地。


『耶,可以拍教練的頭嗎?』

『我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XD』

我和同學忍不住討論著。

旁邊的聊天室也刷了一堆www。


*

『如何?』

我在直播結束後敲出訊息,手有點顫抖。

著地失敗、圈數足夠的4F已經讓不少人陷入驚嚇後的呆滯狀態。

連致意都還沒完成、勝生便轉身奔向教練,而他的教練做了更讓人爆炸的行為。

我和我的小夥伴都驚呆了,旁邊的聊天室更是直接大爆炸般的瘋狂洗頻。

那絕對不是錯位,絕對不是。


她猶豫了一會,然後傳來訊息。

『那個,他們是戀人嗎?』


6.

我沒有看表演賽,也沒有看勝生第二場比賽的俄羅斯站。

雖然非常想看,但是當我發現每科教授微笑著安排考試、手上的記事本已經滿到幾乎每個禮拜都有一次考試的時候,整個人陷入絕望,撥不出心力去看比賽了。


聽有看俄羅斯站的朋友說,勝生在這站取得第四名,驚險進入GPF。維克多在表演長曲當天不在,而是讓尤里‧普里榭斯基的教練、維克多的前教練代替──也許因此多少影響到他的表現。


朋友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微皺著眉頭。

怎麼了嗎?我問他。你好像有點不開心?

沒什麼,他喝了一口熱奶茶,只是從勝生的表演中,我好像看出什麼。

他放下奶茶,看向我。


他的表演、拚盡全力最後衝刺似的,彷彿這就是他最後一個賽季。


7.

GPF的時間換算到台灣時間很折騰人,最後我咬牙泡了好幾杯咖啡讓自己清醒著等直播。

也許這會是最後一次看到勝生,我內心有個聲音這樣說著。明明他沒有開記者會,表明自己本次大獎賽後就會退役,但那不安一直如影隨形,隨時等待預感驗證的一刻。

所以無論如何,一定都要看到他這次的比賽。


*

當司儀念出他的名字的時候,我不顧時間已經接近天亮,站起來大聲鼓掌,整個手掌通紅而微微刺痛。

勝生贏得金牌,大獎賽決賽的金牌。

他從旁邊滑出、向觀眾敬禮。體育場內放起他的長曲音樂,鋼琴和小提琴相輔相成組成感動人心的樂章。

他站上了最高的頒獎台,對鏡頭微笑,眼淚從眼角泛出。


那一瞬間我的眼眶突然一熱。

什麼都不必說。


預感成真。

這就是他最後一次,站上冰場了。



8.

那場決賽後,時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一月。勝生已經發布新聞稿,確定退役。而他的教練,維克多則是解除教練職務,回歸俄羅斯重拾選手身分,確定今年的世錦賽會出賽。


我的手機突然震動。我放下筆、滑開螢幕──Youtube又推薦影片給我了。


『【伴我身旁、不要離開】』


只有這樣的標題。


我立刻點開影片──不、手機下載速度太慢了──我直接打開待機模式的電腦,迅速地打入key word,找到了該影片。


影片中的銀髮男人站在冰場正中央,正如那年決賽一樣。

只是這次他不再穿著那華麗帥氣的衣服,而是樸素的練習服裝。

但這不重要。


維克多閉上眼,做好了預備動作,音樂開始播放。

他緩緩抬起頭,睜開那雙湖水藍的雙眼。

我呼吸一滯。


冰刀開始在場上留下痕跡。


「不要走。」

勾手四周跳。

「留在我身旁。」

後內點冰四周跳。

「伴我身旁,不要離開。」

後內四周跳。


他滑向鏡頭,對著鏡頭伸出手,恍惚間我好像回到第一次看到這場表演的那年。

但這次,跟那次,完全不一樣。

曾經讓我覺得違和的氣場,此時此刻完美的融入了表演。


不對,這不是表演。

他在對某個人祈求,真切的、發自內心的。

維克多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往後滑開。

「別離開我。」


我滴下眼淚。

──你找到了你想留下的人,對吧?


9.

「欸,你知道今年世錦賽是在台灣舉辦嗎?而且還是免費取票喔。」我躺在床上,手上拿著手機。我抽著鼻子,雖然情緒逐漸緩下來,但眼皮還是超腫,嚴重懷疑我的雙眼皮已經變成單眼皮。


想到方才的影片結尾,銀髮男子在表演結束後被某個眼熟的人撲倒在冰地上,還看到他一臉不在狀況內的呆滯、驚嚇,我就忍不住笑出聲,但卻又感動得不可思議。


那是我第幾次看到他,心中想要數卻覺得完全不必要了。


──螢幕上的你一直都是那麼吸引人。雖然你不再是冰場上的焦點,縱使之後在螢幕上見到你的次數將會逐漸減少甚至不再出現,你卻成為某個人生命中最耀眼的存在。


祝你們幸福。願你們能夠陪伴彼此直到永遠。


「──所以要不要去看看啊?這次可是有非常值得期待的選手喔!」



fin.




現實和動畫交錯的一篇。第一次挑戰這樣寫xdd

其實《螢幕上的你》中的「你」寫的是羽生,我在高三那年第一次聽到羽生的名字,也看了第一場他的表演。那時候其實對花滑有點興趣,不過還不到會主動去找花滑資訊的程度。只有查了一下他的資料。


後來看了YOI後,才開始對花滑有更深的興趣。也跑去科普自己每個跳躍分辨方法(事實是我只能分出A...),還有各種賽制,常常朋友看不董賽制我就會自己跳出來解釋(大笑) 

接著跑去看大獎賽,不過沒有每個站都看。從頭到尾看完的是日本站,超喜歡JB的,他笑容好可愛QQ

這次的羽生真的超強,看那精美的SP+FS得分,我都要懷疑其實維克多的原型是羽生了,超高分輾壓其他選手XD..

至於在第8段表演的部分──是尤里負責攝影,還半拐半騙的把勇利騙到俄羅斯滑冰練習場,讓他親眼看到維克多的表演。而原本分離兩地的人在尤里的助攻下終於相見和互表心意。


謝謝你看到這裡。


2016-12-03
/  标签: YOI维勇
   
评论(22)
热度(169)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