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理科20】一、測不準原理

《一 、測不準原理》


他用筆尖敲著桌面 ,托著一張愁苦的臉 ,瞪著眼前只有五題的物理題目 。
雖說每題敘述都詳細描述所求 ,該附上圖的也畫得讓人一目瞭然 ……

但對他而言這還是天書啊 !
不行了 ,好想回家 。他覺得自己的眼淚快要流出啦 ,但是對面的魔鬼似乎沒有打算放他回去的想法 。
一丁點也沒有 。

因為一題也不會寫 ,所以他決定維持托腮的姿勢看著對方來消耗時間 。反正這也不是考試 ,只是對方為他成績著想 ,特地找給他的題目。寫對了不會有加分 ,寫錯了也不會怎樣 ……不 ,會怎樣吧 ,肯定是會被揍的。
在他盯著對面的人過了十分鐘後 ,對方取下一邊的耳機 。
「吵死了 ,不要用筆敲桌。」丟了眼刀過來 ,他除了紮實的收下還能怎麼辦呢 。他無法miss,對方瞪人功力高深 ,一瞪即充斥肅殺氛圍 。

說起來 ,學校還真有人喜歡這款的 。前幾天他留在教室等他拿便當過來(從小長在一起的優點之一就是阿姨會拿食物給自己當第二個孩子養),聽到幾個人在談論他 。
原先以為是什麼誹謗的話(幾乎沒離開過對方身旁 ,當然清楚對方的為人 ,從來不去處碰骯髒) ,結果豎起耳朵卻聽見令人毛骨悚然的話 。

「你有被他瞪過嗎 ?」
「有有 ,雖然一開始很害怕 ,可是被他瞪的時候有一種魔性 ,會讓人想一再的看到那種表情~」
「超棒的對不對!」
「可惜的是雖然進入了學生會 ,那裏的學長姐都很凶 ,做錯事了不止他會瞪 ,幾乎學長姐就會同時飆罵。」
「好可怕的學生會…」

啊 ,夠了夠了 。默默收回自己的耳朵 ,老實的等著對方的便當 。
那天的便當主菜是滷雞腿。雖然對不起自家老媽 ,但是阿姨的滷雞腿真的是人間美味 。

「──你覺得呢……欸有在聽嗎 ?」對方皺眉 ,不耐的說著。這才發現他恍神了。
原本他打算隨口敷衍的,不過看對方的神情,如果隨便亂回答的話,在自修室關門以前,他大概連離開位子都無法。
「不小心恍神了,你剛剛說什麼。」
所以他決定老實報備說他不小心發呆。

「……」對方深吸一口氣,眉頭越皺越深。不是吧難道他判斷錯誤了嗎?難道他美好的下午時光就要這樣通通砸在自修室?不要──

「……走了,回家。」結果當他抱著頭緊閉雙眼、等待殘酷的審判下來時,對面的人只是把筆放進筆袋,然後俐落的拉上。
「欸?」
拉鍊發出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自修室裡顯得格外大聲。對方只是一臉淡然的看著他,「如果你想要繼續留在這裡看書也是可以,那樣的話我會很感動的。」
「回家?留著?」對方收好了書,拉起包包後站起,以俯視的角度看著他,丟出了選擇題。

他只是張張嘴,然後立刻大喊。
「回家!」


現在下午四點,冬天裡的陽光總是特別溫暖。兩個人背著自己的包包,並肩走在沒什麼人的街道。
「欸,你剛剛想要說什麼?」他撞了撞對方的肩膀。
「……沒什麼。」對方只是把滑下的眼鏡重新調整好,淡淡的說。

絕對有什麼。

「老實交代哦,不然我就跟阿姨說你今天苦毒我。」他試著用威脅的方法。
「然後你就沒有便當可以吃了。」對方四兩撥千金的反擊。

不──阿姨的人間美味便當──

第二輪。
「剛剛恍神是我不對,可是你想想,我本來對物理就沒什麼感覺,你又要針對我的弱點進行加強……我坐在那邊想好久,腦袋都焦了還是不會寫,所以剛剛我是在休息啊──」苦肉計。
「只有五題,而且你休息夠久了。」對方轉頭看著他,「基本上你從進自修室開始就在休息了吧?」眼鏡下的雙眼精明地發出犀利的光芒。

你剛剛不是在寫寒假作業嗎!為什麼你還會注意到我在發呆!
被完美的打下攻勢。

第三輪。
「告訴我啦──如果你不告訴我的話,我覺得今天晚上我會失眠耶,你忍心讓我失眠嗎?」裝可憐第二發。
「我看你每天都睡得挺香的,鼾聲都可以傳到我的房間了。而且你期末考爛那一次也是這樣哭著這樣對我說,結果晚上還不是十點熄燈。」對方真不愧是他從小的玩伴,對於他的作息掌握得十分清楚。

真的假的!他打呼那麼大聲嗎!
還是因為兩人房間就在對面所以才聽得到?不對啊不是有窗戶嗎?為什麼會聽到?

三輪完敗,受到負面效果。知道自己鼾聲如此大聲讓他備受打擊。

在他喃喃自語的說著「我打呼聲真的那麼大聲嗎」的時候,他沒有發現走在他旁邊的人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隨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笑容沉下,又恢復總是微皺眉頭的表情。
只是那表情,似乎、更加的悲傷。


幾乎是從懂事的時候開始,彼此就認識了對方。
無論是學齡前、還是上小學、國中,甚至是高中。
他們,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他認為這種日子即使在雙方都結婚了,也能繼續下去。
繼續住在對方隔壁,然後抱著孩子一起去同一間幼稚園,下課了一起去接。
晚餐時邀請彼此家庭一起用餐,至於誰開伙……就輪流決定吧。

老了的時候摸去對方家裡泡茶聊天吃點心,就這樣度過一個下午。

所以就算不成為戀人,也是可以一輩子在一起的,是吧?
雙方的生命旅程裡,一直都會有彼此,對吧?

──他以為可以一直順著他的理想,就這樣過完一生,在有彼此的陪伴下。



可是其實不是這樣的。


一早他想找對方一起去看電影,卻撞見那個人全身穿戴整齊的走出家門。
唉呀,真是好默契。連突襲都沒用了嗎?他內心小小的惋惜,從小他就喜歡當天才講行程,對方是個注重時間安排的人,剛開始的時候還被他氣炸,不過時間一久對方也習慣了,只是還會碎碎念一番。
不過看來對方特別有心理準備?不然怎麼會連講都沒講行程安排,就穿出門的服裝在門口等他呢?

當他舉起握著兩張票的手,想要叫住對方的時候。
那個人轉過頭,背對著他,慢慢走離。

「欸?」

他決定跟蹤對方。要是被知道或是被發現的話,肯定會遭一頓毒打的。但是他對自己的跟蹤術很有信心。畢竟以前跟在背後嚇人的時候,對方從來沒有在他出聲之前發覺他跟在身後的。

然而。
那個人走到公園,在門口等著。他躲在不遠處的樹後偷偷地瞧著。
十分鐘後,有一個人匆匆忙忙地跑到公園門口,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對方輕輕地拍了拍那人的背,勾著淡淡的微笑。

他知道其實那個人不擅長笑,他從來沒看過他的溫柔笑容。對那個人而言,淺笑就是最高級的笑容。
只對他露出的笑容,卻給別人瞧見了。
他抓著胸口,有什麼在流失。

在門口的兩人似乎是聊天夠了,彼此勾著手臂,氣氛愉悅地離開。
他呆住,看著走在那個人身旁的人。對方和那個人有說有笑的,偶爾還露出害羞的笑容。兩人的手臂親暱的挽著。

那不是他的位子嗎?和那個人並肩走,是他的權利啊?
他覺得有什麼被搶走,可是緊抓著心的同時卻又覺得其實什麼都沒有離開。
那是什麼?這種讓人發酸的情緒。
他不懂,也不想懂。


用skype聊天的時候,他向朋友隨口問起了這件事情,朋友很詫異的說著。

「你不知道嗎?在放寒假前就有聽說有人跟他告白了欸。」
不,我不知道。

「不過聽說好像沒給回復,唉唷沒給回覆就表示還有機會囉、呵呵──」
他們今天好像約會,似乎是在一起了。

「欸真的假的!……不對,你怎麼會知道,你跟蹤他嗎?」
沒有……對,我跟蹤他。

「變態!」

然後他就關掉skype,打破以往十點才熄燈的習慣,晚上七點就關上了燈。
睡一覺起來,說不定會發現其實只是夢一場。

那個人明明就是那麼的冷淡,為什麼會有人喜歡他?
那個人明明只跟他要好,為什麼突然間接受了別人?
那個人明明就只對他笑,為什麼要露出那樣的笑容給別人看?
──為什麼不告訴他,被告白了?

突然間腦子裡某個畫面連結起來。
『──你覺得呢?』
難道,他是問這個嗎?
為什麼那個時候,他沒有聽見!
他蜷縮,眉頭緊皺,雙眼緊閉。悔恨溢滿內心。

『聽見了又能怎樣?』心底出現這麼一個、小小的聲音。
不能怎樣。

『對吧,你也沒辦法阻止他。而且你不是說,就算不在一起,只要能互相陪伴就可以了嗎?』
對,可是我不懂為什麼這個時候,我希望走在他身旁的,是我。

『因為其實你希望不只如此。』



有一個人跑得太快。另一個人則是慢慢地走。
當跑得快的那人已經緩下腳步,準備停下。
跑得慢的人才剛要開始起跑。

然而比賽已經結束了。



和他出門的次數減少了。應該說,幾乎沒有一起出門了。
對方總是和那個人一起走著,笑著。一起吃午餐。
對方原本在這個時間點會在他身旁,和他聊些不正經的東西、或是注意功課進度的叮嚀。
但都沒有了。

他的存在彷彿被對方抹滅。在時間上、在人生上。

在心上。



其實他是清楚的,對方似乎對自己抱有好感。
可是他覺得就算不進到戀人這一步,也可以將對方留在身旁。

但事實證明他錯了。

──在對方轉過頭的那一瞬間,他才發現其實內心希望對方走向自己。


擁有的時候不懂珍惜陪伴,失去了才懂自己的身旁少個人,心中有個特別的位置空了下來。
發覺到失去愛著自己的人的時候,才會理解其實自己也愛著對方。

只是因為以為會一直這麼下去而沒有去握住對方,但其實這麼做的同時已經失去全世界。
已經失去了所有,所以才會覺得、什麼都沒有離開。

因為打從一開始、就什麼都沒有了。
在他的笑容不再屬於你的那瞬間。



-----

這篇來自《理科生20題》的其中一個題目,《測不準原理》。
測不準原理簡單來講,就是有A和B兩個數據,你無法同時求得A、B。求得到A、就求不到B,反之亦然。(量子力學)
※我超討厭量子力學(欸),就算是普化等級也是我的罩門。

在這裡,我將A、B設成兩人的感情。A是那個被罵變態的,B是戴著眼鏡的。

B一直以來都喜歡著A。A知道可是不給予回復,只是得過且過的度過這些日子,以為B就會這樣留在身旁。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許是B追A追得累了,或是覺得天涯何處無芳草,總之就是決定離開A。關鍵性的問題點就是在B試著以「有人向他告白」來試探A的心意,結果A從頭到尾沒進入狀況。(A你個白癡)

A在B決定離開的時候,才發現其實自己喜歡B,希望B屬於自己。可是都來不及了。

雙方都對彼此有過好感,然而卻不是同時。就這樣擦肩而過。A、B無法共求得一個好結局。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過蘋果棋?就是一種有雙面顏色、藉由下棋翻轉顏色、讓自己的顏色比較多的遊戲。

對我而言,測不準原理就像兩個頻果棋。
當一個翻轉到某個顏色的時候,另外一個卻已經翻成另外一種顏色。永遠沒有兩個同色的時候。
──就像雙方的感情,沒有辦法得到回應。

那個跑得慢的、跑得快的話是某天在看阿松糧撲的時候,下面有人寫的。我非常喜歡那句的意境,無論我是否誤會意思,總之拿來用在這裡了。

哦對了,AB沒有特別指出性別,所以可以自行想像是BG或是BL或是GL哦。
謝謝大家。


【測不準組:A、B】
【結案:Bad Ending】

   
评论
热度(1)
甲醛。
福馬林。

走吧、離去吧,最後就讓我一個人,獨自浸入這樣的回憶當中。

※灣家人
※拍打餵食歡迎
※話很多,詳情請閱覽自我簡介
※噗浪很失控,進去會看到整天崩潰的大學生。
※目前主落YOI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