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YOI/維勇】聲

YOI/維勇  聲

※還願:70%

※很短。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我以聲描繪我對你的愛。




-

他唱起了一首歌,非常溫柔地唱著。
聲音捏得極細,彷彿端在手上的細雪,眨眼間便會被掌心的溫度徹底化水。
貝加爾湖的湖水凝結成音符,然後串成一首簡單的樂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透著美麗的低沉。

他從來不明說他在唱些什麼,而我也從未知曉。
嘗試詢問個性有點彆扭的俄羅斯少年,他說他怎麼會知道。
轉而問向一頭紅髮的俄羅斯少女,她說維克多唱的難道不是他曾經表演過的曲子嗎?
應該不是,如果是這樣我肯定會知道的。我如此回答。
黑髮的俄羅斯青年已經早退,說是今天有一場特別的約會。


他唱起了一首歌,非常溫柔地唱著。
馬卡欽蹭在他腳旁,而他一邊哼唱一邊輕柔地撫摸牠,旋律柔蜜如糖。
我聽過很多音樂,無論是現代歌曲抑或是歌劇,現代的純音樂或是古典樂,多少有些涉獵。
他唱的歌曲,我從來沒有聽過。


是國家風情的關係嗎?我也會下意識的哼唱著,無論是準備早餐時、帶著馬卡欽散步時,或是綁冰鞋時。
但是一旦注意到有人在旁,我便會停下歌聲,倍感尷尬。


但是他從未停下,即使像現在我趴在沙發扶手上,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紮起圍裙烹飪的背影,在平底鍋滋滋作響的小小噪音下仍然聽得見他的歌聲。
他微微仰頭,聲音高亢了些。


他又唱起了一首歌。
他盯著我,抿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放下手上的馬克杯回望他,在睡前他總會泡兩杯熱呼呼的牛奶,一杯給我,一杯給他。
他唱著,接著緩緩地閉起眼。旋律自然而然地自那迷人的笑容中洩出,感覺只要眨眨眼,就能看見盈著牛奶光芒的托帕石色音符跳躍於空氣當中。
最後一句被他拉得很長,數不清有幾拍。
旋律在空中旋繞著尋找舞伴,繞過了桌腳一圈,繞過了頂樑兩圈。


他終於停下了歌唱,然後睜開眼。

「──勇利。」

他的聲音非常好聽,即使是最普通的「早安」也足以讓人沉醉其中。
但是他的聲音也許好聽過頭了,不然為何每當他呼喚我的名字時,我總會有種整個人泡在甜酒裡似的微醺感?

我愣愣地望向他。


「你覺得剛出道的歌手該跟聽眾收取多少小費呢?」
他點了點自己還沾著牛奶的唇,微微地瞇起眼。
「剛出道的歌手?」
「剛出道的情歌歌手。」


我笑出聲,然後越過桌子,傾身以吻回應他。



fin.






大家好,我是前陣子剛為維克多生日祭噴光體力的南極蛋,人稱鏘鏘。
最近有好多人點了喜歡讓我嚇了一大跳,謝謝你們的喜歡:)

這篇躺在我手機裡已經一年左右,打開草稿時還只有最一開始的那一句,忍不住想掐著一年前的自己說「開什麼玩笑居然只有一句話嗎你」。
然後就花了點時間寫完了!雖然整篇很短!
到底有多少字呢?有600嗎?還是700?目測大概有700-800左右。

在這裡嘗試用了一些新的寫法,作人總是要嘗試嘛。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