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YOI/維勇】 Makkachin

YOI/維勇 Makkachin

※還願:50%

※維克多生日祭典:4/7


※馬卡欽視角。(突然之間忘記馬卡欽的拼音的我)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你的生日值得盛大慶祝。




-


你能不再哭泣的話,那就好了呢,維洽。


1.
對於童年的印象總是格外模糊,但是那頭漂亮的銀髮是難以忘懷的。
「維洽,生日快樂。」男人的聲音是這麼說著,他抱著我——年幼的我——遞給了一個小男孩。

那頭長長的銀色頭髮一下子讓我目不轉睛,非常的漂亮。
當小男孩伸手接過我的時候,我的鼻頭還被那頭銀髮蹭到,我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小狗?」好聽的、軟軟的聲音,這是名為「維洽」的孩子發出來的嗎?
看起來好像是這樣,那雙同樣不輸銀髮美麗程度的藍色眼睛直盯著我瞧。

嘿、你好啊,美麗的你。

我舔了舔他因為好奇而湊過來的指尖,他驚奇的倒抽一口氣後,露出了笑容。
接著用力的抱緊我,喜悅的大喊,「馬卡欽!叫你馬卡欽吧!」

於是我有了名字,馬卡欽。
不過那是什麼意思呢、維洽?




2.

我的小主人,叫做維克多·尼基……什麼的。
抱歉,我有點忘記了,不過我一定會想起來的,只是現在想不起來而已!
但是我不會忘記「維洽」,這個名字更好聽,不是嗎?


維洽剛開始還不太擅長照顧我,光是幫我準備飼料這件事便耗了不少心神。每餐都吃著味道不太一樣的飼料,偶爾會不小心吃到一些奇怪卻又美味的東西──接著肚子會痛得讓我非常不舒服,只能躺著被送往獸醫院。

那可是噩夢般的回憶,拒絕再提!

也曾不曉得該如何幫我洗澡,結果我們兩個好好的進去、全身濕透的出來,被大罵一頓。維洽笑嘻嘻的樣子似乎不是很介意,但是我可受不了那麼可怕的大嗓門呢,維洽你不怕嗎?

維洽很喜歡溜冰,我會知道這件事是因為維洽老是拎著他的冰鞋、興奮的摟著我,跟我說今天他在冰場做了什麼、雅科夫(我終於記得他的名字)又罵了他什麼,再過幾個禮拜就可以參加他人生第一場比賽,好緊張啊。
可是維洽,我覺得你一定會贏,所以不要緊張。

「要是可以跟馬卡欽一起滑冰就好了——一定會很有趣的!」有時候維洽會這麼說,然後捏了捏我的爪子,「哪天幫馬卡欽訂個冰鞋,你說好不好!」

維洽你真的很喜歡花滑呢。


3.
維洽、你是那麼喜歡滑冰,不是嗎?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因為滑冰而不斷哭泣,哭到不再落淚了,露出更傷心的表情了呢?

「馬卡欽……什麼是愛呢?」

維洽,我不懂太複雜的東西。
但為什麼你在哭呢?那個東西讓你那麼難過嗎?

「馬卡欽,我不懂啊……可是為了讓人們驚奇我就必須去知曉。」

維洽,不要哭好不好?

「馬卡欽,如果哪天我再也無法創造驚喜與愛,該怎麼辦?」
「他們終究會遺忘我……」


我伸出舌頭,舔上他的臉——明明沒有眼淚,卻嘗到比那更苦更鹹的東西。
維洽,你還有我啊。


4.
如果有我便能讓維洽停止哭泣的話,那就好了。
但好像只有我,是不夠的啊。

維洽從那天過後就不再抱著我說這件事,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地、頻繁地摸我的頭,接著對我露出疲倦的笑容。
維洽,你怎麼了?

我知道維洽好像哪邊怪怪的,但我什麼也沒辦法做,只能看著維洽帶著行李出門、再戴著胸口的金牌回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直到某天維洽握著手機,一如往常的抱著我觀看影片,我發現維洽的身體突然震了一下。
我好奇的抬頭看向他。

找到了。」維洽是那麼說的。


藍色眼睛裡、那些情感像水晶球的亮片一樣翻滾著、閃閃發亮的,非常漂亮。
找到什麼呢?好吃的食物嗎?

接著我突然被維洽帶去了日本,原本以為是要來趟久違的旅行——成年後的維洽幾乎沒什麼時間留在俄羅斯,能看到他的時間變得好少好少。

「馬卡欽!」維洽捏捏我的臉,「我們要去找寶物哦!」
而我又在那雙藍色眼睛裡看到亮亮的東西。
維洽看起來很開心,真是太好了。這讓我想起剛見到維洽時,我和他都小小的那時,維洽的水藍色眼睛跟現在一樣漂亮喔。


於是在日本那樣溫暖的國家,在開著美麗的櫻花卻又下雪的地方,在縈繞溫泉的暖和和食物香氣的家,維洽找到了他的寶物。
「勇利是我的寶物喔,馬卡欽。」維洽從中國(我應該沒有記錯吧)回來時,他捏了捏我的耳朵,表情很開心,「為我帶來驚喜的寶物。」
如果你能不哭泣就好了呢,維洽。


5.
溫泉饅頭那件事大概算是我記憶中最恐怖的回憶之一,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只看到維洽一臉擔憂的看著我,旁邊還有好多白衣人,這讓我想起很久以前送進醫院的糟糕回憶。

「馬卡欽,」維洽蒼白的臉色在燈光下更慘白了。他笑了笑,輕輕的拍拍我的頭,「不是已經叮嚀你不要隨便吃溫泉饅頭了嗎?」
剛開完刀總是特別虛弱,我輕舔維洽的手,稍微打量周遭後發現沒有那個人的身影。
「啊、你在找勇利嗎?」維洽發現我的視線,他抱住我,「他還在俄羅斯喔,一聽到你出事了就立刻把我塞上飛機呢……完全不讓我反駁。」

維洽?
「真是隨時隨地都讓人驚訝、傷腦筋的寶物呢……」
維洽?我用爪子推推他的肩膀,發現維洽又露出那樣的表情——我不懂太複雜的東西,但我知道當維洽露出這表情的時候,肯定是非常難過。
為什麼又露出這種表情了呢?

維洽把我帶出醫院後、搭著車回去了。他帶著我坐在「電視」前,旁邊也有不少人正緊盯著「電視」,臉上的表情非常緊張。
我轉過頭,那人正在「電視」上跳躍、旋轉著。

我又轉頭看著維洽,他一臉擔憂,雙手緊緊扣著,指頭被自己掐到泛白。
我湊過去舔了舔維洽的指尖,而他注意到我後,單手摸了摸我的頭。
「馬卡欽,」維洽說,聲音似乎微微顫抖著,「勇利他真的很努力,對吧?」

「而身為他的教練,究竟還能為他做些什麼呢?」

那人也很喜歡你,所以他才會那麼努力喔。
你還能為他做到很多很多事情,維洽。
你能做到的事情比你、比我所能想到的還多。

所以、一起去接他吧,維洽。


6.
「馬卡欽,我們要準備去俄羅斯囉。」寶物的名字是「勇利」,摸了摸我的頭,「維克多也真是的,就說動物檢疫必須花上一段時間了,一直催促我們過去呢。」

是的,維洽他似乎是重回冰場了,為了要處理很多我不懂的事情,必須要快點回俄羅斯。他還特地回來日本一趟,一直摸我的頭說先乖乖待在勇利家哦馬卡欽。

我看了看他,舔舔他的手指。
我沒問題的哦,維洽。
你呢?你沒問題了吧?可以笑了嗎?不會再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了吧?

可以好好的理解那個我不是很懂的「」了吧?


你問我是誰?
我是馬卡欽,雖然並不知道這名字的由來,但是我的主人是維克多·尼基弗洛夫。

是個明白所謂是什麼、很厲害的人哦。


FIN.




----
其實剛剛吃了感冒藥超級想睡覺...(ry
醒來只剩10分鐘,嚇得從床上跳起來。

评论(6)
热度(103)
  1. 樱飞雪南極有顆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