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YOI/維勇】測謊

【YOI/維勇】測謊


※還願:30%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


勇利最近買了一本新書,內容是教人如何分辨對方是否說謊。

維克多曾經趁著勇利讀得專心時,抱著他、下巴靠在他的肩窩上瞇眼打量內文。
書內所講述的幾乎都是那些老生常談的東西,比如說「當對方眼睛飄忽的時候就是在說謊」、「撥動頭髮的舉動表示他很不安」、「強烈的、具有壓迫性的拒絕是說謊者非常明顯的徵兆」。維克多挑了挑眉,默默地為這本書打上負評。

如果人心那麼容易就可以被看穿,那麼很多事情便會輕鬆很多。

便不會有那麼多讓人頭痛煩惱的麻煩。

── 也不會在看似一切順利之時、突然地被對方推開。 
 
(藏在心底從未說出的打算。) 
(戒指。) 
(犧牲自己,只求那人能夠回歸冰上王座。) 
 
維克多哀怨的看了勇利一眼。 
 
 

*

身為一個貼心的男友,維克多比起勇利更常下廚。
畢竟俄羅斯的食材對於日本人而言可能還是難以駕馭,最重要的是,語言鴻溝。
在看到勇利一臉茫然的看著貼滿俄文標籤的調味料後,維克多微笑著按下勇利的手。

然後在心底暗自決定,除了出去吃飯,其餘時間皆由他負責下廚。


將最後一盤菜放到桌上,維克多拿起布巾擦手,從口袋裡拿出戒指重新戴上──這得原諒他,做菜的時候如果戴著戒指,會讓戒指沾上一些腥味,他可不想讓這麼珍貴的東西染上味道。

「勇利?」維克多抬頭,發現向來都會準時出現在餐桌邊的男人此時正深陷沙發裏頭,手裡捧著那本書,藍色的眼鏡推到頭頂,正微瞇著眼睛細細閱讀,對他的呼喚絲毫不起反映。
「……」

「啊,真是的。」他繞過桌子,走到沙發,敲了敲對方的髮旋當作預告,施點力道抽走書本。
「唔!」手上的書突然被抽走,勇利頭上的眼鏡被維克多戴回原處,「維克多!」
「為什麼看得那麼專心?你最近只要回到家幾乎都在看這本。」維克多拿著書,瞥到有些書頁甚至被細心的貼上標籤、甚至不少頁邊因為長時間按壓而有了痕跡。
「因為這本書還滿有趣的……」勇利嘟噥,微皺著眉頭,無辜地活像個做錯事被罵的孩子,「我才看一會而已。」

這讓維克多想起勇利在冰上的過度練習。說著「我才滑這麼一會,再讓我練一下……」的日本人已經在冰上待了好幾個小時,仍不見其疲憊的神情。

維克多搖了搖頭,「勇利,如果我沒有抽走你的書,你大概又會重蹈中午的覆轍了,記得嗎?」 
「……」無可反駁的沉默。 
他張開雙手把勇利摟入懷裡,將人從沙發中拉起。維克多安撫似的抱著對方悠悠晃腰,「你忍心讓你自己肚子餓,可是我可不忍心讓小豬肚子餓。」 
「但你忍心讓我吃燙花椰菜跟豆芽菜、然後在我面前吃豬排飯。」 
他乾咳一聲,「話不是這麼說的,勇利。身為教練當然會希望你的體重在最佳狀態。還有你現在又不是過重,我怎麼會讓你減肥呢。」維克多又晃了晃勇利,「不正常的飲食會連帶影響很多事情,勇利。我希望你健健康康的,能明白嗎?」 
勝生勇利頓了一會,才舉起手、揉了把對方銀白色的髮絲,「抱歉,是我太過分了,我會注意的。」 
「知道就好,」維克多綻開笑靨,獎勵似的親下勇利的頸子。鬆開懷抱後,牽起勇利的手,「走,吃飯吧。」 
 
* 
夜晚,維克多褪下浴袍後先行鑽入了被窩,他從棉被裡探出身子來,側躺床上看著坐在床沿的戀人,對方手上還是捧著方才被短暫沒收的書籍。 
「你看得真的很認真。」維克多忍不住說。 
「嗯。」 
 
「既然你看得這麼認真,我覺得身為教練的我應該要給你出個題。」維克多坐起身,在勇利還來不及反應時、把勇利從床沿拉到床中間,惹得對方一聲驚呼,手裡的書啪答地掉下。 
「什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書,勇利忍不住嘆氣,看來今晚看完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看我有沒有說謊!」俄羅斯男人轉了轉湛藍色的眼珠,像是想到什麼惡作劇般、愉悅微笑著,「勇利已經看了一整天了,想必可以分辨我有沒有說謊吧?」 
「啊?」 
「快點!猜猜看!」他一臉期待的看著勇利。他很清楚對方向來無法抵抗這種眼神。 
「……知道了。」只見勇利又嘆了口氣,將藍色眼鏡折好後放到床頭櫃上,掀開被子也鑽了進去。躺在他身旁準備學以致用,「來吧。」 
 
 說謊的預兆一:「當對方眼睛飄忽的時候就是在說謊」。 
「嗯……」維克多想了想,讓眼神往上飄。 
 
 說謊的預兆二:「撥動頭髮的舉動表示他很不安」。 
「這個嘛……」他又撥了撥劉海,他看見勇利正專心地看著他的動作。維克多忍住笑出聲的衝動,老實說他很享受勇利的目光,能讓他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的感覺真的很好。 
 
各式各樣的表現已經很明顯表達維克多‧尼基弗洛夫先生準備說謊。 
勝生勇利選手已把 「你在說謊吧」這句話捏在喉頭,放在舌尖,準備等人開口的那一瞬間、直接發動攻勢,獲得俐落的首殺。 
 
不過太過大意可是會被反殺的哦。 
維克多思考結束,閉上眼後微微一笑,清了清喉嚨。 
 
「勇利。」 
「嗯?」準備。 
 「──我愛你。」 
「你在說──」 
「嗯, 我愛你,勇利。」他微笑著重複一次,「我的小太陽。」 
 
維克多滿意地看著勇利的瞳孔睜大,一臉不敢置信,「你……」 
「怎麼樣?」明顯得逞的皇帝大人笑了笑。「能夠判斷嗎?」 
「我可是有好好的照著書上的說謊徵兆做喔。」接著他往前蹭動,直到兩人的額頭相貼,近得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離。他低聲地說,「那勇利呢?勇利覺得我在說謊嗎?」 
 
呼吸淡淡地噴在臉上,維克多看著勇利的臉因為羞恥、害羞,各種情緒混雜而呈現爆紅的顏色。 
最後臉龐已經變成龍蝦般艷紅的勇利只能擠出一句,「你、你這是犯規……!」 
「才沒有犯規,我沒說我一定會說謊。」維克多捏了捏勇利的臉,轉而親著他的眉間、鼻尖、唇角,再落個輕吻在唇上,「無論怎麼樣的動作──眼神亂飄也好,聲音不穩也好。當我說出『我愛你』時,這件事肯定不是謊言,是來自我心中最真誠的聲音。」 
 
勇利滿臉通紅,最後吐出不甘心的洩氣聲,轉身捲走被子。 
 
嗯?不是生氣了吧。 
維克多看著把整條被子捲走、裹在身上縮成一團的人,想起寬子曾經端給他品嘗的「大福」。那是以糯米作為外衣、藏著紅豆甜餡,整個圓滾的就像眼前這顆一樣的甜點。 
不過如果是勇利的話,大概是豬排飯口味的大福。 
 
維克多正準備戳戳看豬排飯大福時,悶著的聲音自團子裡傳來,「……其實你只是希望我多看看你而不是整天看著書吧,維克多。」 
 
被以比想像中還要快的速度揭穿了。 
「嗯。」但本來便不打算隱瞞,所以被揭穿也絲毫不為所動。 
「……」團子縮了縮,維克多開始思考勇利會維持這種狀態多久時,團子緩緩地鬆開武裝,做為餡料的黑髮青年被悶了一臉通紅。 
 
這時才開始害怕懲罰的皇帝思考要如何說服勇利今晚不要跑去跟馬卡欽睡、留他一人獨守king-size床鋪。 
但才想到一半,那人自被窩伸出手,擁住他,打斷了他的思緒。 
 
「我也……覺得那不是謊言。」 
勇利非常小聲地說著,雖然看不到表情、但是想必是雙耳燙紅吧。 
「我很明白你愛我,而 我也是。」 
 
維克多愣了一會,接著露出燦爛的笑顏。 
 
「──嗯,當然。」 
 

他選擇回以對方一個緊緊的擁抱,今夜好眠。


fin.



放在FC2的小短篇,今年三月寫的。
進行一點簡單的修正後選擇在這裡釋出。

昨晚完全沒有睡覺。


額外補充,實際上是覺得很可愛的小段子,但是跟主線(?)沒什麼關聯只好忍痛刪掉。

是關於維克多下廚那邊。

實際上的原版:

身為一個貼心的男友,維克多比起勇利更常下廚。
畢竟俄羅斯的食材對於日本人而言可能還是難以駕馭,最重要的是,語言鴻溝。
勇利剛到俄羅斯時,曾自告奮勇要負責當天的晚餐。那時剛好路過廚房的他親眼看到勇利一臉茫然的看著貼滿俄文標籤的調味料。

維克多正準備過去幫忙時,勇利已經閉著眼將調味料撒入鍋中。

──那是辣椒粉啊,勇利。

那天晚餐神奇地平安無事。
但隔天傍晚,正當勇利準備起身時,維克多眼明手快地按住他。
「勇利,今天你累了吧?我來煮吧。」
「咦?我不太──」
「勇利,你累了,對吧?


從那之後,除了兩人出去吃飯,其餘時間皆由維克多負責下廚。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14)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