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有顆蛋。

【YOI/維勇】時光斷片

維勇/時光斷片



※開學啦!

※還願:20%(我要開始衝刺!!

※真利視角,都是小段子。

※「學習XX的時間」:來自暗殺教室的標題梗,一部好作品!d(`・∀・)b

※自我滿足平淡向,文筆小學生。

※雖然細碎,卻都是值得珍惜的回憶。


-

 
→真利:學習幫忙帶冰鞋的時間

她年幼的弟弟總是唯唯諾諾的,總是沒辦法清楚的說出自己想要什麼。

但是只有一個東西,沒錯,只有那個東西──她的弟弟可以睜著那雙紅褐色的大眼,大聲地、堅定地,說出「想要」。


花滑。

說是花滑也不太準確,她只記得是某天弟弟跑回家後,很興奮的跟爸媽說,他想要學滑冰。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弟弟那麼開心啊。


後來她才知道,是冰堡那裏的人讓勇利踏上冰面。雖然聽說摔得滿慘的,但是似乎不曾放棄,甚至還順利地往前滑行了。真利對滑冰沒什麼興趣,但是鑒於之前偶爾會去那裏滑冰作為消遣,她還是知道初次踏上冰面的孩子能夠站穩已經非常了不起了。爸媽很高興勇利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二話不說讓勇利開始正式學習滑冰。

但也因此,她也多了一項任務。
「不是吧,勇利。」她嘆了口氣,耳邊靠著話筒,「你居然忘記帶冰鞋?不能用冰堡那邊的冰鞋嗎?」
弟弟很苦惱地跟她說,不行啊真利姊,我穿不慣冰堡的鞋子。
「好吧,下次記得帶啊。」她說,「我相信維克多一定不會忘記帶冰鞋的。」


──說是任務其實也不太算,畢竟自那之後,她再也沒幫弟弟帶冰鞋了。




→真利:學習說出夢想的時間

若有一個人能在國中時毫不猶豫地決定未來志向,想必那人擁有強烈的願望、執著吧。

真利正是如此。作文課時,老師發下稿紙,題目是「未來」。當周遭同學們咬著筆桿、苦思內容時,她已經將筆尖觸及紙面,悉悉簌簌地開始寫起。

她果斷地選擇接下家裡的溫泉事業──之所以會不考慮讓弟弟接手,不因其它,因為勇利已經全心投入了花滑。雖然還不知道勇利到底能走到哪裡,但是真利想只要那個維克多還在冰上,她的弟弟便一定會繼續在冰場奮鬥下去。為此,為了實現弟弟的夢想,真利認為她的選擇沒錯。

「真利,」某一任的男友聽到她的想法,忍不住說,「妳都沒有自己的夢想嗎?」
「什麼意思?」
「妳的『夢想』是犧牲自己、實現妳弟弟的所有心願吧?真利,妳好好想想,那不叫夢想、那叫做──」
「那就叫『夢想』。」她打斷眼前男人的話,挑起眉頭。「我猜你大概還不夠認識我,所以我想我們就到此為止?你可以離開了,我自己搭電車回去。慢走不送啊。」

然後她就把她的男友甩了──更正,現在變成「男友」──她不需與無法認同她的夢想的人繼續相處。

沒有必要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真利很清楚知道她想要什麼。雖然表面看不太出來,但是如果把那看似心不在焉的外貌揭去,一定能清楚看見她留給弟弟最柔軟的地方。

她是姊姊,早在看見勇利的第一眼便下定決心,她想要保護這小小的男孩子。

保護他,那就是她的夢想。


所以認為這不是她的夢想,只是她的犧牲奉獻?要她再好好想想?
她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接著拿起打火機。熟練地點燃後,夾著菸深吸一口。嗆辣薄涼的味道直衝鼻腔,尼古丁撫慰著焦躁不安的情緒。

「爛男人,」她說,忍不住笑了。「甩了也好,省得心煩。」




→真利:學習英文的時間

如果選擇接下溫泉事業的話,真利認為除了長谷津的客流以外,勝生烏托邦應該做足準備去接待外來的客人──包含外國客人。

如今的長谷津已經繁景不再,所以倘若希望勝生烏托邦繼續經營,就不該單倚逐漸減少的本地客源跟本來比例已不多的外地客人。為此,真利拿出筆記本,開始在上頭紀錄她應該學習的事物。
除了經營手法,最重要的肯定是外語的溝通能力。學習語言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斷地開口對談。

於是她向學校的外籍老師展現了她的學習欲望,比任何人都要積極跟老師對話。不知不覺地,真利的英文能力已達到能流暢的跟英文老師聊天;在回家的路上,若遇到迷路的外國客人還能毫無障礙的指引他們到目的地。當真利開口指路時,外國人淺色的瞳孔總是驚奇地瞪大,然後忍不住說,「真是太神奇了!」

似乎對於真利毫無口音的英文感到驚訝。最後的最後,她會向那些旅人們介紹她家的溫泉,他們點頭如搗蒜,「當然!當然!」他們說,「來到這裡當然就是一定要泡泡溫泉!」

偶爾她會教父母一點簡單的對話片語,雖然內容極短但足以應對外國客人。不過日本人根深蒂固的口音及鄉音是最大的困擾,雖然真利能夠聽懂父母拗口的英文,但不保證客人聽得懂──所以真利想了想,決定對父母進行一些基本的英文教育。
這實在是非常神奇的體驗,父母拿著筆記本低頭努力寫著單詞、並且嘗試以舌頭發出一些日本拼音不會出現的音節──他們在努力學習著,不會因為真利是他們的孩子卻教導他們而備感尷尬、甚至對於真利的指正惱羞成怒。

真利偶爾會想,她的父母肯定是世界上屬一屬二好的。

「真利!妳看看爸爸這邊有沒有寫對!」她的父親蹦蹦跳跳(雖然她並不想把這類形容詞用在年紀快半百的男人身上)的拿著筆記本跟她對答案,「這個詞是這樣拼的,對嗎?」
「老爸,你這邊寫錯了。」真利指著一處糾正,「雖然是滿小的錯誤,但是魔鬼藏在細節裡,下次要注意。」
「唉呀!真的!」她的父親大笑,然後說,「真利好厲害啊!都知道爸爸不知道的東西!」
對於父親直率的稱讚,真利僅是簡單的回以「嗯」。

只是耳際的通紅悄悄地出賣了她。


*
那天庭院裡的櫻花盛開著,卻飄著雪,非常的不可思議。
真利打算等等讓弟弟下來剷雪,不過勇利在這種天氣會起不來,大概要麻煩媽媽幫忙叫了。

當她在櫃檯整理東西時,一名銀髮的客人牽著一隻貴賓犬進來。

這人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真利先是愣了愣,總之先說了句歡迎光臨,「溫泉不能讓寵物進去,這裡將會替您照顧的。」
銀髮的男人原本摸著貴賓的頭,聽到真利幾乎沒什麼口音的英文,抬頭露出了吃驚的表情,「真是讓人驚訝呢,來到這裡後第一次聽到沒有日本口音的英文。妳的英文真好。」他說著發音有點重的英文,真利花了點力氣去聽懂。「不過原來他家真的開溫泉啊……」外國人環視玄關,喃喃自語著。
「什麼?」他剛剛好像好像說了「他」,真利心想這個家裡的男人只有她父親跟弟弟,父親不可能會結識這麼讓人印象深刻的外國人,所以是她的弟弟嗎?「請問您是怎麼知道這裡的……?」

「這個嘛,」他說,接著直起身子,露出了帥氣直率的微笑。

「我是來找勇利的哦!」





→真利:學習跟弟弟的戀人對話的時間

那天晚上勇利不在,真利走到維克多的房間前,敲敲門。
銀髮的住客應了門。


「維克多,」她抽了口菸,倚在窗邊瞥著對方,「什麼時候要把勇利帶去俄羅斯?」
不意外的,斯拉夫人有點訝異的眨著眼,「哇哦,真利怎麼會覺得……」
「老實說大概在中國站便多少看的出來了吧。行了,維克多,別這樣。」
她制止了不知從哪學來土下座的維克多,「如果你以為你們可以撐到這個賽季結束的話,我只能告訴你,你真的是太小看勝生家的人了。」
「呃、我不是有意的……」
「當然,諒你也不敢。」她笑了笑,人稱冰上傳奇的俄羅斯花滑名將維克多‧尼基弗洛夫向來無法從戀人的姊姊那裡取得主導權,「那麼,你在顧慮什麼?」

「我想……花點時間考慮怎麼說服你們,跟勇利一起。」他說,「真利,老實說這很神奇──我從來沒有『花盡心思』去考慮什麼,很多事情我幾乎是靠直覺跟雅科夫解決的。這是我第一次、應該說,遇上勇利後我便不斷的、不斷的思考著,到底怎麼做才是最好的呢。」藍眼不安的瞄了過來,像是在跟她確認著是否能夠繼續說下去。

「繼續。」真利示意,換個姿勢靠在窗邊。

「我……我有我的親人,但是那些人從來不怎麼管我。因此我想做什麼、他們都不會是我需要率先考慮的事情。但是勇利不一樣,你們深愛著他,所以才能把他變成這──麼好的一個人,」維克多把手臂張得很開,像是在表達勇利在他心底有多好一樣,「但如果勇利來到俄羅斯,是不是就像把你們深愛的長子奪走一樣?為此我猶豫很久,甚至想過要不要就乾脆連我都在長谷津準備下個賽季。」
「你應該沒有跟勇利這樣說過吧?」真利挑起眉頭,「相信我,勇利絕對不會讓你留在這裡,他會希望你回俄羅斯。因為那對你是最好的選擇。」
「那勇利呢?」
「他會跟你一起去,」真利說,「維克多,你果然還是太小看勝生家的人了。讓我告訴你,雖然我爸總是那副笑咪咪的模樣,但是體內流著的可是超級固執的勝生家血統喔。不過我想你跟勇利相處那麼久了,多少體會到了吧。」
「……當然。」
「我也是流著這樣的血,所以,」真利捻熄了菸,「我們一旦執著什麼,便會固執的去實現、保護那樣的執著。」

「勇利的執著是你和滑冰,而我──我們勝生家的執著是,讓勇利得到最好的。」

「所以,我不知道你顧慮這些的用意。」
「因為對我們而言,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她轉過頭對維克多露出笑容,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維克多半張著嘴的表情。




→真利:學習保存那些時間

「媽媽!」黑髮的孩子扯著她的褲角,一雙黑色的大眼直勾勾地盯向門口,「小維跟勇利叔叔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別叫人家小維,」她輕輕地敲了敲兒子的額頭,糾正那過於親暱的叫法,「人家好歹也是你的叔叔,輩分可比你高。」

「哈哈哈,真利,沒關係啦。」說人人到,真利抬起頭便看到弟弟和他的丈夫拉開門、一前一後的走入玄關,銀髮的斯拉夫人負責提著行李,他放下行李後直起腰,揉著纏到他腿上的孩子的頭。
她的弟弟把門關上,對她露出笑顏。「我們回來了,真利姊。」


「歡迎回來,勇利、維克多。」她說,然後忍不住笑了。

那些回憶,她定會好好保存。
──直到她年老、也將緊緊地握於手上、再也不放手。


那些珍貴的、時光的碎片呦。





FIN.




我是不是很久沒出現了(對
其實我一直都有在樂乎活動哦!!!(作為一個讀者)

不過還是很謝謝仍然追蹤我的大家!!幾乎沒什麼更新的我還有人點我愛心,我非常高興ヽ(●´∀`●)ノ

這篇滿久之前就定好骨架了,大概是半年前吧(超久)。不過最近才把這篇補完,修正了一些過於口語化、瘋狂重複的形容詞(隔一行就出現兩次...),不禁懷疑半年前的我的腦迴路構成...(ㆆᴗㆆ)

一直都很想寫看看真利的視角!似乎寫了滿多第三者的視角描寫的維勇呢,不得不說我非常喜愛這種描述法,未來大概還會補上米拉、尤里、波波等人的。
有時候比起本人視角,從旁人的角度可以補上更多故事的色彩...我是這麼想的,因此寫出了這篇。

最後,對於維克多而言,勇利他有這麼──好!(手勢)
是整篇我最喜歡的話(?)

就這樣,明天早十,先去睡覺啦!



謝謝你看到這裡。

评论(13)
热度(120)
  1. 颜兰亭南極有顆蛋。 转载了此文字